最後一天的行程,港麗酒站的熊熊入手,準備拿來送人囉。

這是我的五天同居人,辛苦你了


早上先至泊船碼頭,有新加坡的國父,萊佛士.史丹福的像前,路上有其高等法院,這可是五年前美國人在這被判了五個CANE(鞭)的地方,這一區都是百年的建築,很厲害的是這些建築和處處可見的摩天樓相處不會有衝突的感覺,可見建築設計也是在政府的監控下,才能有這種成績。
下圖是於國父像前和一隻肥貓交了朋友,幾分鐘就愛上我了,哈哈…

步行至著名的魚尾獅,在二○○三年才搬至目前的所在地,新加坡人篤信風水,在原址蓋了座橋後,旅遊人數也下降,風水師認為因其橋擋其氣運而至,於是要搬至現址,而在搬時,因末計算底座高度,無法過橋,風水師又說不可由橋下過,魚躍龍門才是正理,於是以吊車吊過橋,成魚躍之勢,有沒有成效,據說搬移之後,旅遊人數增至八百多萬,相信與否見人見智。
說到風水,在住港麗酒店的那二天中,對面樓下就可以看到財富之泉,在新加坡很有名,很多名人都在此留影,是以五個塔(高建築)環繞之,狀似手掌,五指朝上,該泉上有一圓環,如錢之形,整體取手握財富之意,在我看來,寓意內頗有唯利是圖,不登大雅之憾。

財富之泉…


回到旅程,後至牛車水區,也就是中國城,也是進新加坡以來街道最髒亂之處,倒是很有親和之感,下圖是紅燈區,此圖為死人街,因為很多的殯儀館座落於此而得名。
後至印度廟內參觀,之前對印度教只有破壞神濕婆、和創造神梵天,孔雀王三者有印象,因為平日愛看漫畫,常以此三神為題材為主角,(三隻眼、孔雀王等),卻讓人另眼相看,思之蠻有趣的,我對他們神的人格化很有興趣,印度人在骨子裡也該是個浪漫的民族,才會造出那麼多的神話和故事,也許最近有空可以做一些印度宗教和社會的研究。
回至機場,新加坡海關禮貌的態度,和各國人種合作的精神又可以清楚看出,這個開明專制的國家也給我很不錯的好感,只是受限太多,能在這麼小的地方,而在世界上占一席之地,我想,付出部份的自由也是不得不的選擇。

這五天,不論渡假、參訪的行程,新加坡的行政效率、國際觀、以及英文程度,真的讓我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特別在四種語言、文化完全不同的人種相處,卻能相敬如賓,不見得是和樂融融,但總能互相尊重,總是會讓我想到國內的情況,台灣絕對有比新加坡更好的條件,更多的人才,但是政治亂象讓競爭力較小……不想說這些。
在公共圖書館方面,在行政體系是類似財團法人的模式上,一條鞭的階層管理,企業式的經營,專業的分工,對圖書館員自我的認同,在看慣台灣一般鄉鎮圖書館內的人事傾軌及不專業人事任用的表現,和圖書館員認命和苦命的工作,對自我角色的無法調適,對圖書館界的漠不關心,相比之下,思考之餘,無法自已,更體認到本身的無力。
從第一天到第三天,所參訪的每個館員,由其是經理級(Head Librarian)所透露出來的自信,和其專業的自我要求,在相談的同時,可以了解到他們對自已業務和圖書館方向非常清楚,當問及水電問題時,梁經理有回答說他們是有專門的維修部門會處理,再追問會多久,她笑笑說不會馬上就修,要看情況,當我覺得也許也是隔個一周半月的,她下句就是拖久些就是隔天就一定會修好,聞之愕然、隨之為我們感到悲哀,想到我們填張維修單會要多久才有人來,來了還得看人臉色,唯能長嘆。
也許他們的圖書館在硬體上是比我們好,也許在經費上也是比我們多,但是最近的公共圖書館空間改善營運方案也是讓我們在空間上有長足的進步,但是如果問我是不是台灣圖書館將來就可以走向康莊大道,我的答案是「不可能」,是近乎百分百的不可能!請不要說我唱衰悲觀,我也希望能看到更好的未來,但是若是鄉鎮公共圖書館還是附屬在鄉鎮公所下,館員還是鄉長他高興任用的小姨子,若是研究生研究人員還是縮在自已的領域而沒有自覺該付出些什麼,該發出什麼聲音,只打算拿到學位等加薪,那,走向新加坡圖書館的規模,還有很長很長的路得走。十年後我們還是只能坐在一起抱怨我們的不受respect 直到滅種。

在宣傳方面,新加坡公共圖書館做得非常好,傳單上及活動看板,其設計感讓人有一員設計的色調,並且讓讀者知道服務讀者為已任,塑造形象,就短短二天,我的印象是非常之好,也難怪上次從新加坡回來太太會在民意論壇上發表意見了,見下圖:圖書館形象海報,為可動式

"You are the reason for our sucess!"這真是很好的宣傳語

在台灣,北市圖應有參考新加坡的經驗,上次有參觀其好像是「公共圖書館在你家」(正確名稱不記得了)活動,也是希望能有與人民有良好的互動,也該有一定成效,但是新加坡圖書館的標語讓我覺得很有力而且能直接打入人心,也許是這次是參訪之故特別注意吧,它將「YOU」放得很大,下面是寫「are the reasons for our success」,以圖書館員的角度來看,心有「就是如此」的認同感,而民眾,也該有「我是受到重視」的感覺吧見下圖。
新加坡有國外事務部,專門負責國外參訪事務,而國內也有類似公關部門,進行圖書館形象工作,反觀國內,一個圖書館統合的公關部門都沒有,各自發聲,造成上次聯合報民意論壇事件,沒有圖書館界人士站出發聲,竟是志工為圖書館界發言,頗令人心寒,我也深感慚愧,還是別人告知才知道這件事,我們可以說,第一,圖書館員沒有閱報的民意論壇之習慣,所以才沒有看到,第二,看到了心想不關我事懶得發言,二者均是很負面的態度…

是的,人家比我們有錢,是的,人家比我們有制度,這些都會讓人做得很累,但是,我們沒有任何藉口可以逃避我們該為讀者爭取穫得資訊的權益的天職,要做的事太多,有心的人不夠,我絕對不認為新加坡的人才比我們優秀,他們在優良的環境下能很順遂的成長,而我們該以雜草自許,環境差,資源少,所以要比別人更有生命力,才能有一個出頭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