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是什麼意思呢?

我在這些看似雜亂的例子上發展關注上花了不少心力,對我來說他們似乎或明或暗的表現出在二十一世紀的前十年裡圖書館以及資訊專業裡的挑戰。它們描繪出了比以往都急劇變化的藍圖,大多是發生在圖書館以外或由商業界所主導的。在商業模式的範圍裡,這混亂而矛盾的藍圖正結合各種因素並進行實驗,而這藍圖是由敏銳而有力的使用者提出需求來建構。請容我引用在工業界備受尊崇的David Warlock(Information World Review 2006)所說的話:
「...使用者正掌握了網路,並展現在傳統紙本時代時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如黃金般價值在於使用者在分辨、選擇、個人與客制化上強大的能力,一如在資訊工程網路的高階使用者一樣(p32)。」

但是像這類的挑戰,對圖書館和資訊界,在快速變遷與競爭的環境裡,也是個充滿刺激地扮演嶄新的角色和發現新的未來的機會。無論如何我們只能選擇改變,而且若想與未來接軌,我們還需要改變得快些。

圖書館與資訊界的挑戰
圖書館在二十一世紀的挑戰在於身處快速變遷、混亂與充滿競爭的環境中,是要發現新方法來增加價值還是維持原有的,在這二個分岐點上必需要做出選擇。在圖書館的未來模糊不清的當下,也正是個圖書館挑戰質疑一些久遠的學說和基本政策的好時機:

*我們要如何服務這些沒有耐心的Google世代網路使用者他們的數位理解能力上的需求。
*我們要如何繼續研究和學習,當這些新東西在圖書館外面不斷快速發展時。
*「圖書館是個場所」要怎樣能最適合的方式實現?
*我們該著眼於資訊鏈的何處? 哪些是我們不該做的?
*圖書館如何能提供有效率能兼顧數位與實體的職位,而我們要在非傳統的資訊,如e-science資料裡扮演什麼角色。
*出版權與智財權是如何地改變,而我們該如何因應發揮影響力和回應。
*那些種類的技能是圖書館該去資訊、科技上開發並改進的? 是同時在知識探勘與呈現,和新方法來搜尋二者上著來來利用圖書館的館藏嗎?
*哪些種類的合作與聯盟是圖書館需要結合目前的館藏並創出新的產品和服務用於文獻傳遞上?

這些是當我們規劃我們的2004/2005的新的政策時,我們在大英圖書館自問的一些問題,科技正來勢洶洶的翻轉我們原有的學說,它正改變著所有參與者的角色,它也允許愈來愈多的各式有不同並更高需求度的使用者有更多的選擇,以符合他們的生活方式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