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當兵時的我是當教育班長,有看過「報告班長」嗎?我就是演x宗華的角色,這個兵種是很特殊的兵種,士官而已,值星時卻能管一百五十個新兵,其權力之大,可以叫阿兵哥臥倒就臥倒,趴下就趴下,手舉起來舉著達一個多小時不放下,這些我………我的同梯都做過(我沒有喔,是我同梯做的喔,我是號稱通情達理梁班長)。

果您還是新兵,在新訓單位時,是不能抽煙的,不要問我什麼,就像阿兵哥在新訓時會客我們會要求他們不準和女友牽手抱小孩。他們也會問我為什麼,總不能說「是營長/學長說的,我也不知道」,被問久問煩了,各種答案都出現過,有「部隊陽氣重,不能沾陰氣會衝到」,這對”看起來”教育程度好的大專兵沒用,有「不成體統」一說,但現在…大學上課時都有親來親去的狀況了(上周才遇到,真想叫他們”趴下”!!),只牽手的真的是活在瓊瑤時代的人才會在意…經過了很久,我用了:「因為有損國軍鐵漢形象」這個說起來連我都會臉紅的詞句來逃避每梯的為什麼,怪的是這些菜鳥們還蠻能接受,每次說時,底下都是頻頻點頭,履試不爽,怪了,你們才剛當兵二周,就都覺得自已是鐵漢了,所以不能丟鐵漢的臉是吧,好吧,各位鐵漢,我服了!!

個時候最大的嗜好就是捉新兵抽煙,個人不是那種極端的反菸份子,只是很單純的喜歡玩捉迷藏而已。事實上我還蠻同情有癮的人,稍稍站在他們的角度想一下,抽煙抽了七八年,這個月連碰都不能碰,,多痛苦啊,偏偏該死的班長一下課人手一支在傷口上灑鹽,自然地,出現了千奇百怪的招數也不足為奇,在藏菸方面,有把菸放在書裡夾著,有放在床板的隙縫裡,有藏在馬桶的水箱裡(用蠟封起來,強吧),放在鋼盔裡小帽裡。躲著抽菸也是門學問,高手會躲在頂樓抽,視野好,班長一來,很遠就能看到,煙一彈來個毀屍滅跡不認帳………也沒用,你身上的煙味早就出賣了你,三不五時我就得像捉偷情老公的老婆一般,聞著他們的臉,含情脈脈的說:「你就招了吧…七星我還聞不出來?」。 手段最低的就是躲在廁所抽,小小的空間裡,一口就讓你沾滿煙味,躲也躲不了,連帶陪你上廁所的都會倒大楣,不說您也許不知道,當兵時我才了解,有人不抽大不出來!!這是貨真價實的事,便祕了快十天的阿兵哥,我了他支煙,五分鐘內煙到便除……
這都是當兵時的事了,原以為這種事只能回憶,並拿來當笑話講講,卻沒想到,最近在圖書館上班,竟又有相似的經驗。

是上周有個讀者就是之前所提的「一日不抽一日不大」的標準案例,館員姐姐很難理解怎麼會有這種事,但是在在下當兵時,這種人是很多的,和姐姐溝通,我們得多些同理心勸導,對讀者方面得說明圖書館館內抽菸主要是會影響到不抽菸的讀者,並且圖書館是密閉的空間,菸味不易散,請讀者諸公體諒則箇云云…

日某下午的三點半,肚子發出了一些訊號,告知我的腦說該去廁所巡視一下,當快結束時,突然聽見了那種識曾相識、想偷偷摸摸找個地方來一根的腳步聲匆匆從門外而來,一下子勾起我當兵時的回憶,果不其然,拉不開我的小板門後,如我所料的他選了隔壁的門,有坐式馬桶的那一間,抽菸站著和坐著抽就是感覺不同,坐著才享受嘛,一切就像我當班長時的重演,熟悉的打火機聲,隔壁裊裊升起的煙霧,一聲滿足的嘆息…不同的是那是我年輕時的事了。

著一種莫名的笑意,敲門後把讀者抽煙帶上沒鎖的門輕輕拉開,一個年輕人帶著做錯的事被捉到的臉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正如多年前,我探頭到阿兵哥那間,他們驚恐表情一般,不同的是,我的面孔不再兇狠,「同學,要抽到外面抽嘛…」取代了「x的你們給我滾出來!!」,那股對照之前與現在的矛盾與感觸,讓我的聲音多了幾分笑意「…是七星是吧…」

情,好了起來

    全站熱搜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