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的天職有什麼呢?
1、教學 2、研究 3、服務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因為我住在一個大學附近,我的小學同學很多都是大學教授的子女,在小時的我看來,大學教授是多麼崇高的職業,他們的學位高,他們的涵養好,他們的社會地位也受人敬重,教授們總是有股優雅而自信的風範。我一直景仰著…而我的運氣很好,求學過程裡,所遇到的老師們總是讓我覺得「教授」這個名詞,在他們身上有顯示出那種令人敬重的氣質。

直到近年開始在大學圖書館工作,接觸了愈來愈多的教授。 怪了…怎麼和我想的不一樣呢?

教授學歷是一定高的,但是身為館員的我接觸到老師們不見得涵養就一定要好,這是一定的,也無可厚非的,因為每個人的個性不同,這和學歷沒有關係。但是…近年的老師們,他們的優雅自信的人文風範愈來愈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有種惶急感…

大家在談的是「你的SCI又進了」「哎~一篇拆三篇不就有三篇了」「哎,找個謝xx問吧,他會教你怎麼投稿」
人文的素養呢? 教學上學生怎麼能景仰老師呢? 只剩下這些數字和小東西了… 學生就更不敬重老師了…

這是什麼?? 這就是我心目中的徐志摩嗎? (上句為相聲段子)

是教授的問題嗎? 錯! 是學校的要求!!
那是學校的錯嗎? 錯!! 是政府的要求!!
是政府的錯嗎?什麼都該政府錯嗎? 錯!! 是社會整個求功利的錯!
那是社會的錯嗎? 錯!! 我也不知道錯在哪兒了…

但是,制度絕對是一個問題,而且是該死的大,之前,對岸的學者們已在反思了,而現在台灣,也有不同的聲音出現了。

這個新聞「賀德芬肯定石之瑜 籲教育界省思」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61123/1/6z0k.html

除了佩服外,我更見到了久違的風骨!

原文如下:

台大教授石之瑜因不滿老師淪為論文機器,拒絕學校的終身教授職務,引起學界一陣風波。曾是台大教授賀德芬認為,現在台灣教育界普遍將SCI(科學論文引用索引)和SSCI(社會科學論文引用索引)奉為圭臬,對這對人文科學系是不公平的,希望石教授的作為激起學校反省。(陳映竹報導)

石之瑜的做法,有人解讀為他不認同台大近年來的辦學理念。過去在台大法律系任教的賀德芬就十分佩服石教授的決心。他指出重理工、輕人文不單單存在於台大,而是現今教育界的風氣,甚至還有人開專題教人如何投稿到SCI。終身特聘教授一職涉及到個人利益,一般教授大多會屈就在這個不合理的環境,至於台大校方會不會感到尷尬,賀德芬只表示,希望主事者能正視此現象。

台灣教育界重理工、輕人文,普遍將SCI(科學論文引用索引)和SSCI(社會科學論文引用索引)奉為圭臬,賀德芬就認為這對這對人文科學系十分不公平,現在許多學者連國科會的研究計畫都不申請了,教育體系早已失去公平性


SCI沒有罪! 評鑑沒有罪!!  有罪的是單一指標! 和短視的政策!

    全站熱搜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