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O 兄處看到了這一個消息才知道在上個月中,澳洲國家圖書館、埃及亞力山卓圖書館、上海圖書館、俄羅斯國家圖書館的四個館長,與解放日報社長(! 聽來很殺!)在大陸的第十二屆文化講壇 中,聯合發表了「當代閱讀宣言」+
這個宣言,就是個宣言,並非新論,闡述了圖書館界的現況,對於圖書館員面對資訊科技的許多問題,提出了自我宣言。摘錄一下我覺得是精神所在的段落

雖然:
「科技的發展,可以讓預言變成現實。在搜索引擎強大的聚合功能面前,古典圖書館正顯露頹勢;在網路傳播即時海量的模式面前,在農地工作式深度閱讀變得不合時宜; 在一切皆可數字化的年代,翻閱紙張正淪為向牧歌時代致敬的行為藝術」

但是
我們堅信,離開了紙張,人類依然可以觸摸衣冠文物的靈魂。從竹簡、羊皮紙、紙張到電子書,介質永遠在變,但閱讀作為人類最高精神體驗模式的地位,卻從未被根本撼動。

就是宣言,但是也如同之前一直持續的問題一般,圖書館員的自我認同卻仍沒有解決…


有個有趣的地方,這四個圖書館均是不小的圖書館,但是也非於世界上為「主流」的圖書館,然四個圖書館聯合發言,本次宣言也有種隱隱然和強勢的美國圖書館學分開的感覺…

um~


圖片來源:解放日報

當代閱讀宣言

一個正在被技術改寫的時代,需要我們對當代閱讀作出以下思考︰
  在資訊全球化、傳播形態和傳播方式日新月異的浪潮下,以開放的態度開啟閱讀方式的革命,以主動的姿態應對傳播技術的變革,是館藏閱讀書籍者和關注公共閱讀潮流人理所當然的責任。
  20世紀70年代,法蘭西哲學家利奧塔在《後現代狀況》中這般描述︰學術知識將轉換成電腦語言,教師的角色將被電腦存儲庫取代,學生可以坐在終端機前隨時調用───人們尚存疑惑︰書籍,作為人類千年衣冠文物傳承的載體,難道終有一天將成為被人遺棄的標本?
   科技的發展,可以讓預言變成現實。在搜索引擎強大的聚合功能面前,古典圖書館正顯露頹勢;在網路傳播即時海量的模式面前,在農地工作式深度閱讀變得不合時宜; 在一切皆可數字化的年代,翻閱紙張正淪為向牧歌時代致敬的行為藝術……拿起終端、放下紙張;追求愉悅、告別沈思;親近感性、疏離理性───彷佛正如英特爾 總裁安迪
格魯夫所言,技術具有創造和毀滅的力量人們擔心,新的傳播形態,讓即時閱讀成為可能,但也不可避免地會導致“淺薄時代”的到來。
  時代在變,讀者正在被改變。在Internet面前,我們需要告別的,只是書籍崇拜,而非衣冠文物和文字。我們堅信,離開了紙張,人類依然可以觸摸衣冠文物的靈魂。從竹簡、羊皮紙、紙張到電子書,介質永遠在變,但閱讀作為人類最高精神體驗模式的地位,卻從未被根本撼動。
   面對數字衣冠文物的衝擊,人類的困惑和猶疑,也許不過是伊芳索寓言裡的那只布裡丹的驢子───同時面對著兩堆稻草左顧右盼,不知所措。面對技術浪潮的洶涌澎 湃,人類不應拒絕或冷眼旁觀,而要接納並迎頭趕上。我們堅信,一種新的傳播模式所帶來的,不是讓閱讀趨於消亡,而是要讓閱讀隨時可能。現代傳媒的偉大,不 僅僅在於技術,更在於內容本身的超越、想像架構的重組。我們同時堅信,閱讀革命所醞釀的,將是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衣冠文物大裂變。
   在人類衣冠文物演進的征程上,不管是過去、現下還是未來,新傳播形態注定將書寫輝煌的一筆。未來技術的不確定性,其實是我們的財富︰眾生皆能公開創作,體現 了大眾傳播回歸平等之理念;眾生皆能公開、平等、免費閱讀,正契合了傳承五千年的公共圖書館精神;與此同時,也讓社會閱讀風氣,在物質化的當下有了被更廣 泛傳承的可能。

  為此,我們聚集於中國上海,解放日報報業集團第十二屆文化講壇暨全球圖書館尖峰論壇,共識於並合力倡導以下一種態度︰
  閱讀革命所帶來的,不是閱讀體驗的消亡,而是無限閱讀的新生。
它將使追求新知識、新發展的人類社會,在更為廣闊的範圍,在更高的效率基礎上,以更為顯而易見的模式獲益﹗
  

  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館長  Ms. Jan Fullerton
  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館長 Dr. Ismail Serageldin
  俄羅斯國立圖書館館長Dr. Viktor Fedorov

  上海圖書館館長  吳建中
  解放日報報業集團社長  尹明華  
  
  2007912
  中國上海

出處於此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