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院校紛紛開學,開學後許多事情又開始動了起來,對於系所而言,今年又會再度面對系所評鑑,而SCI、SSCI會再度紅了起來。

日就收到學弟(感謝陳姓學弟)轉給我的賴鼎銘老師的「告別SCI?」(文後附件),對於圖書館學門的期刊無法被收錄於TSSCI,以及圖書館界老師為此事關注、努力卻遇到的困難都於文中均有提到。

於SCI、SSCI,自已的總結是「並非不能為指標,而不能為唯一指標」,關於這點,賴老師在文中有提黃鴻珠老師表示大陸已開始反思SCI為單一指標,有人甚至稱它為Stupid Chinese Idea(中國人愚蠢的想法),雖然諷刺,卻對兩岸學術界裡一致通用,還蠻有趣的。

賴老師文中提到大陸這篇「學術評價告別SCI?」(註一)內文裡,有這麼一段點出了SCI為唯一指標最大問題所在:

SCI落戶中國以後被“異化”的狀況,隨著所謂“SCI大師”的出現,顯示出了諷刺和幽默。新語絲網站曾爆出武漢某學院的一位教授,2003年共發表65篇SCI論文,平均不到一周就發表一篇。更有甚者,據媒體披露,東北某大學有一對教授夫妻,平均一天就發表一篇SCI收錄論文。
中國科學院文獻情報中心研究員金碧輝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稱,被異化了的SCI已經與它最初被應用的目標背道而馳,“許多科研人員正在淪為論文機器,他們已經搞不清楚做研究的目的到底是為了追求真理,還是為了發文章。”

不禁想到,國內也有出現SCI大師,可見前文(http://www.wretch.cc/blog/arshloh&article_id=1873199),做研究做回高中、國中交作業找方法的地步,除了可悲找不到第二個形容詞…

喜的是,今天早上看到最新一期的高教視野高教簡訊(179期)裡,高教司陳德華司長「大學評鑑制度之改進方案」文中,已經注意到這方面的問題,該文分析目前國內大學評鑑所存在的主要問題中的第四項:

四、評鑑指標
評鑑工作最受關注的即是評鑑指標之設定,過去大學評鑑的指標最受質疑的就是過度重視量化及單一之指標,量化的指標在公平性之需求上固然有其優點,但卻往往無法因應不同類科及各大學發展特色之需求,甚至導引大學朝向單一方向發展。
在結論處也寫到:
未來可考慮由評鑑中心針對不同學術領域發展具體量化之指標,直接採書面評審方式公布結果,並以擇優排方式呈現,不需辦理實地訪評。

沒有提出具體的作為,然而卻已有注意到指標偏頗的問題,這是個好消息,在下一篇的「迎接公正專業、邁向卓越的評鑑時代」裡,高教評鑑中心董事長劉維琪就有提出較為具體的意見,包括五年內要把評鑑指標制定更完備評鑑委員需熟悉評鑑技巧和專業評鑑等,另外,而目前評鑑中心現已把所有系所歸為44個學門,各校可對學門歸類提出建議,中心會討論參考。上網找了找,並沒有找到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網頁,也就沒有相關說明,高教評鑑中心在2005年12月26日才掛牌,網路上找到在一月還在徵求LOGO,待資料上網後,可以再看看,也許這幾天就直接打電話去問了…很怕又被分到不知道哪個學門去~~~至少,它有提供翻案的機制,比起TSSCI的那種自已玩自已的不知道如何形容的…態度,真心希望能有不同的新氣象。




註一:學術評價告別SCI?/包麗敏 出處:http://theory.people.com.cn/BIG5/49157/49165/3996710.html

附件:教授爸爸週記:告別SCI?/賴鼎銘



星期六, 二月 11, 2006
教授爸爸週記:告別SCI?

1月23日,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新任會長進行交接,交接儀式完畢,學會要求留下來的理、監事就圖書館事業的發展,各抒己見。就其中,有一個議題引發大家的熱烈討論,那就是台灣社會科學引文索引(TSSCI)的問題。

對於這個問題的爭論,圖書資訊學界最念茲在茲地,莫過於引文索引這門學問,本來是圖書資訊學的書目計量學所研究的主題;事涉專業,照理要推出TSSCI,應該與圖書資訊學界商討才對。但奇怪的是,台灣這個社會越俎代庖的事件如此之多,偏偏就有人橫手割愛,自己玩起TSSCI,而且玩得幾乎忘形。

問題就在於,近10年下來,TSSCI並沒有發揮引用索引的功能,反而變成知識與權力的產物。決定該不該收入TSSCI的標準,已不是期刊被引用的多寡,反而是一批學術界的精英,依照形式的指標及主觀的認定,每年定期推出他們所認定的合格期刊名單。

怪就怪在,收錄的期刊名單中,學門的分佈極不平衡。以最新公佈的收錄名單來看,人類學2種,社會學3種,新聞學2種,教育學10種,心理學7種,法律5種,政治9種,經濟7種,管理12種。圖書資訊學的刊物十幾種,就是沒有一種列入收錄名單中!

這也怪不得淡江大學的邱炯友老師會憤憤不平。他接任「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主編多年,這個刊物的水準一向不差,但幾年的不斷努力,就是進不了TSS-CI的門檻!其實不只邱老師,連台灣師範大學「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的主編吳美美老師,都有同樣的感慨。她不斷向TSSCI的主事者反應,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圖書資訊學不屬於社會領域」!看來主其事者真是目光如豆,看到圖書資訊學系在台灣被歸入文學院,就想當然爾認為這個學門不屬社會領域。

這也是那一天,圖書館學會想要拉高訴求,再度提出抗議的原因。對於去年參加過「反思學術評鑑研討會」的我來說,不得不說出實話:圖書資訊學這個學門太小了,研究人口僅3、40人,又要養那麼多期刊,如何能夠生產出夠水準的學刊?如果大家集中心力,努力辦好一種,機會一定會更大一些。

其實,當天的討論,大家還是站在認定TSSCI的正當性的思考基礎上。對我來講,我倒覺得不應該再去呼應教育部及國科會的SCI、SSCI及A& HCI狂熱。學術評鑑幾多種,沒有多少國家像台灣一般瘋狂地著迷這個指標。我反而倒覺得當天黃鴻珠理事長的一番話很有意思,她說大陸已經開始反思SCI的問題,有人甚至稱它為Stupid Chinese Idea(中國人愚蠢的想法)。

黃理事長將這個大陸的資料傳給我,我上網找到了署名〈學術評價告別SCI?〉的文章,原來是中國青年報 1月4日記者包麗敏的一篇報導。其中引用了大陸中科院院士李國傑對SCI成了Stupid Chinese Idea(中國人愚蠢的想法)的批評。

這個事件重要的發展反而是,李院士所主持的中科院電腦所正與清華大學電腦系合作,企圖共同制定學術水準的新評價標準,其中最為關鍵結論乃是,「尤其是要率先取消SCI評價標準」!

好大的氣魄!大陸已經邁出來了,台灣呢?我們何時也能集結夠大的力量,改變政府的量化思維,為非理工學門留一些生路?

posted by 賴鼎銘 at 10:21 上午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這麼好的議題,竟然沒人回應,真可惜!<br />
    <br />
    週一參加了台灣評鑑中心的一個說明會,往後大學評鑑將走向系所認可制度(Accreditation),而且不強調量化,以質化為主,這是一個可喜的發展。但44個<br />
    學門的分法,就是看不到圖書館學放在那個學門,真是悲哀!在美國,ALA的認可制度已單獨運作行之有年。但在台灣,圖書資訊學卻小到讓人看不到,孰<br />
    能致之,我們恐怕都必須檢討。<br />
    SCI確實是個問題,但圖書資訊學界發不出聲音,則是另一個問題。只是我們一向不慣於行動,奈何!奈何!<br />
  • qiao shannan
  • 圖書資訊學的小<br />
    是自己玩出來的吧<br />
    <br />
    佛祖能匯百川<br />
    佛門子弟都姓釋<br />
    不管種族性別階級形貌<br />
    <br />
    如真有一個門叫圖書資訊學門<br />
    明明一些優秀同仁也同經高考 同獻智慧<br />
    他們偏偏就不姓圖?<br />
    <br />
    尤有甚者<br />
    還要指定他們戴台字師字淡字輔字金箍帽<br />
    <br />
    餅該做大<br />
    所有吃到這塊餅的<br />
    都從此姓圖<br />
    圖家子孫枝繁葉茂<br />
    這才對<br />
    非得不此之圖?<br />
    <br />
    看看國外姓美的<br />
    還有傳姓 社姓........各家人<br />
    <br />
    唉...<br />
    玩吧<br />
    怪誰
  • Aber
  • 好個qiao shannan!<br />
    大家都得姓圖.<br />
    年青人必須奮起.<br />
    參加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br />
    爭取理事與常務理事席位.<br />
    搞個 中圖青年團<br />
    <br />
    涼+瞧+薑+花(化名中的化名)等先發難<br />
    來吧 ! 我們等你!<br />
    <br />
    <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