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
日將會上映的電影「獅子、女巫、魔衣櫥」,現在已經在電影院裡強打預告,這本原由C.S. Lewis所寫的一套七本「納尼亞傳奇」童書,和魔戒被喻為是奇幻文學的代表作,也是哈利波特的作者JK 羅琳最愛的代表,(雖然我相信C.S. Lewis一定不會喜歡哈利波特的),在2002年時閱畢哈利波特的第三集時,當時有記下下面的書評:

剛看完哈利波特後,第一本想到的書就是獅子女巫與衣櫥,二本都是奇幻文學架構在現實生活中,讓讀者感到極為接近自已的生活,不可否認地,哈利波特在書中視角、過場以至於情節、場景格局都大於「獅」系列,然而對於一個兒童來說,哪一本是比較好的書呢?
隨著「哈利」系列一部一部的推出,我們可以看到善/惡對立越來越大,內容也愈來愈暴力、血腥,策略和心機不斷的充斥在系列中,諜對諜(馬份的父親vs石卜內)、合縱連合(巨人和食死人的隱性角力)、暴力的制約(食死人的標記),身為父母,將如何告訴子女這些在人性中不怎麼光明的一面呢?
相對於「哈利」,「獅」系列就含蓄多了,也是有制約然而只是以簡單的口腹之慾(巧克力之於艾德蒙),而不是痛苦的烙印,也是有背叛(艾德華),但作者用自我反省將人性的光明面提升於黑暗面之上,也許這系列,是因為作者想以此書作為傳教的工具,自然將基督教的精神濃縮到書中,救贖、原諒、復活,這與宗教無關,而是善的精神。
若我選擇的話,一本會養成兒童的未來的童書,我會選擇獅子女巫與衣櫥。

在看來,哈利波特倒真的是一步步走向更黑暗的部份。

日,看完了「獅子、女巫、魔衣櫥」的書,這是新版的,當晚,我一口氣看完手邊的五本,卻不禁疑惑了起來: 怎麼變薄了呢??怎麼故事裡少了很多的對話(小時看了上百遍),怎麼文字好像不是像以前那樣了,於是找了找資料(是的,還是向參考館員的敵人…google求助),才發現原來之前有幾個版本,一個是「長橋」出版由劉道麗小姐翻譯,現在是由大田出版彭倩文小姐所翻,還有基督教文藝出版社的版本。
很多人都是看長橋出版社的譯本,也都喜歡這版的翻譯,包括我也是,對人物的著墨比較多,也比較通順,然而,網路上也有達人指出,長橋出版的翻譯是謬誤連連。

達人「路人」之評論
我也是納尼亞迷,從小時候為之瘋狂的「長橋」版起,到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的《那裡亞故事集》,到近年來「大田」的新譯本,我都看過。 我曾經想做譯本比較的工作,不過因工程實在浩大,只進行到一半。所以目前我只能說: 長橋版的《獅子.女巫與衣櫥》,譯錯的地方多到誇張,且許多錯誤相當嚴重。 因目前書不在手上,恕無法照引原文,僅就記憶所及提出一個例子。愛德蒙在從海狸夫婦家偷溜出來,前去找白女巫的路上,有一段: (原文大意)其實愛德蒙並不是那麼壞,他心底深處並不是真的希望女巫把彼得等人都變成石像⋯⋯ (長橋版劉道麗小姐的翻譯)愛德蒙真的變壞了,他希望女巫把他的兄弟姊妹通通變成石像⋯⋯ 個人覺得像這樣的錯誤是非常誇張,甚至不可原諒的。而其他大錯小錯更是不勝枚舉。 或許長橋版的中文是目前幾個譯本裡看起來最通暢的,但我不知道譯者為了達到所謂的通暢,犧牲了多少原文?!我是從長橋版的譯本開始認識納尼亞的,所以您可以想像當我長大開始探索原文版,並發現長橋版竟有如此多錯誤後,是怎樣的憤怒及失望。我也只能說,這樣一個譯誤滿篇累牘的譯本,依然能讓讀者愛上這個故事,真不知是作者太了不起還是譯者太了不起。

相信以上是一個正確的說法,因為實在順到不太像是外國人所寫中國人所翻譯的小說,然而,儘管它翻的錯誤再多,它還是我心目中最好的一版,原因無它,此版有我小時候的記憶和夢想… 於是,我開始在網路上找,希望能找到長橋版的小說,卻付之闕如。 這件事回過頭來看,讓我想到了版本的問題,以前的我,不認為版本是個問題,翻譯只會愈翻愈好,時代只會愈來愈進步,舊的東西本來就該淘汰的,書也是如此,滿了十年、二十年,有新版的為什麼還要留舊版的呢??就讓它隨著汰舊政策而說再見吧。

許電腦科技的書會比較ok,文學方面的書,卻不見得是如此了,要是梵谷傳少了余光中翻的版本(當然這是經典啦),要是我真的找不到長橋版的納尼亞傳奇,讀者/我是不是人生覺得少了些什麼? 這次的事件讓我了解到,尤其是文學,儘管版本舊,翻譯錯誤,卻是和人的記憶連在一起,圖書館是否能在要砍掉老舊或是翻譯有誤的書時,思考一下,是否它還有存在的意義?是否圖書館在追求技術的同時,也可以注意到人文的關懷?? 在網路幾乎可以找到所有資料時,圖書館是否在這方面能做到網路不能做到的事呢?? 這真的是很有趣,也值得我再度去思考… .


參考網頁:
http://220.135.254.17/plog/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928&blogId=4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賴博瑞
  • 嗯. . . .忍不住好奇....<br />
    去查TPML和NTL.....<br />
    兩館皆有長橋版甚至NTL有英文版7冊<br />
    <br />
    您關心館藏版本存汰的問題<br />
    卻引發小弟在查書過程中<br />
    Webpac比較及作者譯名.原名.權威著錄的興趣<br />
    <br />
    關於Webpac比較因跟個人觀點有關便不贅述<br />
    有空可以作者原名檢索+叢書名超連結試試看<br />
    <br />
    而當今出版的譯書<br />
    很多都是直接掛上作者原名了事<br />
    跟昔日不註原名只用譯名的習慣大不相同<br />
    這是滿奇特的一個現象<br />
    比方長橋版的作者譯成雷維斯 <br />
    用C.S. Lewis(Lewis, C.S.)絕對找不到<br />
    這恐怕要去翻一下書才知道究竟是<br />
    出版社未登原名還是編目員的取捨使然<br />
    <br />
    那麼<br />
    問題在哪裡呢<br />
    <br />
    孤狗決不是館員的敵人而是貴人<br />
    (歹勢啦~我知梁兄只是開個玩笑~但我還真聽過<br />
    "館員怎麼可以動不動就用孤狗勒"降認真的話)<br />
    否則像我這種從來沒看過納尼亞傳奇的人<br />
    就不會知道<br />
    原來古早時候的中譯版<br />
    一共有哪七本<br />
    <br />
    順祝<br />
    耶誕快樂~~<br />
  • arshloh
  • 感謝賴兄的延伸思考<br />
    <br />
    真的,許多生活的事件可以和圖書館有關的,真的很好玩…<br />
    <br />
    也祝賴兄 聖誕快樂
  • cclib
  • 這套書我們圖書館也收錄了英文版,1962-及中譯版, 1968-,不過我<br />
    們的是基督教文藝出版的,因為收錄年代久遠,借閱率又頗高,所<br />
    以破損率很高,後來又補買幾次,看來這套書陪伴了不少讀者,甚<br />
    至還聽到畢業校友對這套書念念不忘,想回來再看一次,不過我個<br />
    人覺得或許王文恕先生是在香港出的譯本,中文讀起來沒那麼順。<br />
    另外我們幾年前還從Amazon買了BCC出的DVD,不過英式發音對我<br />
    來說,沒看字幕聽得有點吃力,最近看到博客來出現配中文的,看<br />
    來是受迪士尼年底上演的電影影響。獅王、女巫、魔衣櫥出的兒童<br />
    繪本,我聽到有些家長反應孩子比較難理解,不過有些小朋友以前<br />
    聽過故事錄音帶,再看繪本時就很喜歡,我們家那隻卻對繪本送的<br />
    大隻crayon情有獨衷!
  • Regina
  • 不知為何逛到這裡,<br />
    我是個幾十年的納尼亞迷,<br />
    想請教一下,<br />
    幾十年前「國家出版社」所出版的納尼亞系列<br />
    是否就是各位所謂的長橋版本?<br />
  • arshloh
  • 您好:<br />
    在下不清楚是否有國家出版社的版本,因為就所能查到的,長橋出版年為<br />
    六十八年,是否有更早的版本(幾十年前),實在是不知了。<br />
    <br />
    <br />
  • Sin
  • 不好意思,因為提到翻譯相關的一些事,
    所以牽了這篇文章的連結,在此通知版主
    地點在這邊
    http://www.wretch.cc/blog/tachibanakon/21848870
    若這樣不行的話請告知,我會在看到後移除的,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