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至師大,拜會了XXC兄,XXC兄是當初我在注意PODCasting時認識,Podcasting這名詞也是從其處第一次看到,才開始進行了解,當日聊了一下午,所得甚多,臨別時,稍聊到圖書館目前處境,我說圖書館目前有很多問題,使用率不高,也許提供更好的讀者服務和技術服務可以有效改善,XXC兄反說不見得如此,也許讀者需要的是其它的,並推介此文

Wiegand, W. A.(2003).Reposition a research agenda: What American studies can teach the LIS community about the library in the life of the user. /The library quarterly/, 73(4):369-382,

昨日閱畢,隨手翻譯一些,至今日到校,才發現賴鼎銘老師課程裡早有討論,而該文譯者也翻得也比我好得太多了,就不再翻譯,可至http://www.xxc.idv.tw/mt/archives/knowledge_sociology/002186.html見詳盡而完整的討論。

之前上課時,老師也有提到,我們所提供的服務是否符合讀者的需求,我個人的思惟大多放在學術圖書館上,重心也自然放在如何有效的提供資訊服務,或是更窄化的「提供良好的資訊服務=符合讀者的需求」,在此前提下,就忘了更根本的東西,而陷入了"圖資學界只專注於圖書館第一項功能的研究(資訊的利用;access),卻沒有掌握第二項對圖書館場地的研究與第三項圖書館閱讀的研究。"的迷思之中,當日討論時,也有提到目前的「公共圖書館空間營運改善方案」,其實就是閱讀場地、氣氛的營造,但在學界裡,研究還是針對第一項較多(也許是我的閱讀不夠,近日更覺得我的閱讀是少得可憐),是否能說,讀者需要的和學界著重的有些許落差?

相對於對資訊的追求,的確,我正如文中所描述一般,未注重「圖書館即場所」的角色分析,雖明白所謂圖書館誠品化此事是為了吸引讀者,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思考。

文中有提「但是在一份ALA針對1500名成人的電話調查訪問中,卻有76%受訪者認為館員最需要加強的是「更熟悉書籍與作者」……似乎圖書館並不像其宣導的情況那樣的了解讀者的需求」館員的角色要如何做到"更了解書藉與作者",尤其是目前資訊爆炸的社會。和館員短缺的現實…

該文的"閱讀"部份,尤其讓我有另一方面的體認,圖書館不只是"倡導閱讀",而要更正視在公共圖書館裡閱讀主流裡的內涵:公共圖書館裡什麼書最受讀者歡迎? 為什麼? 是不是對最受歡迎的書再大量採購以增加使用率? 而原有的教育和較少數的需求如何取得平衡? 是否與"主流"書進行活動結合等等…另外,公共圖書館館員的能力是否有其它的需求(對羅曼史小說要特別熟悉? 對動漫畫要有認識? 育兒與家庭資訊的取得?)
圖書館學不該是知識象牙塔的學問,而是該更實際而貼近生活,它是多面的,而且該都被兼顧…

不得再提一次新加坡,(我只去過新加坡的,沒辦法…下次去香港看看…),也許我沒有完全看到所有情況,但,新加坡圖書館的確掌握到閱讀的氣氛,Library as place的確掌握到了箇中三味,國內也在進步,也看得出來,在讀者服務、技術服務,資訊技術的關注下,可以再重視些「人生活中的圖書館」

下面節錄幾句我個人覺得有趣interesting的句子:(出處來自http://www.xxc.idv.tw/mt/archives/knowledge_sociology/002186.html 翻譯導讀:陳啟亮)

.Wiegand認為這些因為圖書館事業向來過於重視「圖書館中的人」而忽視「人生活中的圖書館」。並且在規劃圖書館的未來與計劃時,低估或是忽視娛樂與休閒,所用的技術也過於「資訊導向」

.Wiegand認為最快的方法是請美國研究的相關學者能往圖書館(公共、學校、大學)這個領域發展。美國研究科系也能開設相關課程,以了解兩者(美國研究與圖資學界)之間的隔閡。他也「請求」圖資學界能接受相關研究的邀請。

.Wiegand也認為,圖資學界需要了解,為何在21世紀,充滿各種新資訊技術的傳道者與不支持的政客與學校管理者中, 圖書館的利用還是能持續的成長。

.幾乎所有的統計資料都顯示,公共圖書館中最主要的閱讀功能是提供休閒閱讀,而不是所謂「有用的知識」的閱讀,也不是「學習」功能或是「教育」功能。

.Rifkin認為「娛樂創造文化」,「娛樂解放人類的想像力而創造共享意義」,「娛樂是人類行為的基礎,沒有娛樂文明無法存在。」如果根據Rifkin的說法,美國圖書館最大的貢獻在於借出了相當多休閒小說,提供了休閒讀物與空間。也許更重視研究讀者的休閒閱讀,才能深入了解美國人喜歡圖書館的原因。
.在2002華盛頓州的Tacoma議員Kevin Phelps,在議會中要求淘汰圖書館,因為圖書館「像是躲在磚塊與水泥中的恐龍(are somewhat of a dinosaur...too intensive on bricks and mortar)」一樣不合時代。

這些句子都很與我之前的印象不同,是另一種視野…

--
7/22補充:
後來覺得這位Wayne Wiegand很熟,就再找了找之前有閱讀的文獻,
果然之前有閱讀過他的文章,
翻譯為「老媽與我:資訊價值的不同」
Mom and Me : A Difference in information Values

i這篇我印象很深,因為是很生活化的文章,也舉很生活化的例子,我下次專文介紹…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