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上讀者服務時,老師有提及弱勢讀者的存在,老師以大學圖書館的採購為例:大學中最多的組成份子是大學生,其次是研究生,再來才是教師(職員先不討論,先對教學研究部份探討),但是,圖書館採購優先順序為倒過來,教授指定用書是最優先最速件處理,而大學生的推介書十之八九會被打回票,這種現象是正確的嗎? 老師並沒有給我們一個答案,她要我們進行思考。見下圖 大學人口結構與採購優先金字塔圖。

下圖 人口結構金字塔圖 (大學生多、研究生其次、教師較少)

採購優先倒金字塔圖(學生所得資源最少,研究生多些(?)教師於頂端)


學術價值(如何去定出學術價值又很麻煩了)來看,老師的論文與研究成果絕對占學校的研究成果大部份,其次研究生,而大學生一定最少,所以圖書的採購上面,這種分配是很公平的……是嗎???

果我們來看期刊的採購,這個理由會比在圖書的採購上站得住腳,如果是研究生或是老師,在閱讀的比例上,期刊絕對占大多數,除了圖書大多是屬於概論性的書外,時效性,新穎性,是否能一針見血的切中要點,在最短的時間內要捉到最精華的部份,期刊論文是比圖書要重要些,當然,這也是要看學科,哲學、文學、歷史等思想性較重的學科,一本經典的書可能又比許多期刊重要了,但總得來看,學術成果後的引用,相信還是期刊占大多數。而大學生在進入學府後,老師大多是以圖書為指定閱讀,而大學生的閱讀習慣資料蒐集也是從圖書著手(現在可能是從網路著手了 )

代表什麼? 是不是能推論圖書資料對大學生的重要性比對學者的重要性要為大? 而大學生人數的比例又占大學圖書館的絕大部份,在這情況下,圖書館目前的採購優先金字塔是否有些需要調整? 或是進行一些改變,嚴媚玲的碩士論文「大學生閱讀活動與其管道研究」裡的結論裡總結:1. 大學生普遍體認閱讀的重要性,但實際進行閱讀的動力不夠。2. 大學生的課外閱讀態度顯露「速食」與「雜食」的心態。3. 大學生的閱讀傾向實用性目的。4. 學生對圖書大館的課外館藏普遍認識不深。5. 圖書館的館藏未能真正考慮到大學生的需求。6. 就大學生的課外閱讀而言,書店支援的程度較圖書館為高。其中4.5.6三點,就充反映出大學圖書館對大學生的某種忽略。…強調的是,不是學者研究者的需求不重要,學者的需求有時有其急迫性,慢一步就來不及的急迫性,尤其是進行新科技的研究者,認識崇敬的這方面的學者老師大多髪蒼視茫,其壓力可真是龐大不可計數,但是大學生是否有得到其應得的重視? 目前圖書館中,有多少館員有正視大學生的需求,亦或是當老師的需求出現時,就全力滿足其需要,而學生的要求就先放一旁? 這是可以思考的地方?

學圖書館裡,圖書館委員大多是教授組成,換言之,圖書館的經費與大型計劃的成事與否,是掌握在他們手中,這些委員,很自然會成為圖書館的VIP,我的觀念是無可厚非(也許有同道有不同的意見…),還是一句「如綿羊般順服,如蛇般靈巧」, 公共圖書館如此,大學圖書館也是如此,手段是手段,是為了達到更好服務的目的而用的手段,經營圖書館,其實是種政治了,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核心價值若是因為手段而失去了,再多的經費,也是無法提供讀者良好的服務,也沒有任何藉口可以逃避。

些日子的蘋果日報的投書,其實就是一個思考和對圖書館某程度忽視的反動,圖書館給與學生保守的形象,而這種形象也許是我們沒有看到現今弱勢讀者的需求,而以專業為主,卻失去了貼近讀者的核心…在以學術圖書館的館藏政策為辯駁點的同時,我們是不"真的"是以館藏政策為考量去拒絕蘋果入館,還是只是對弱勢讀者的一種忽視呢? 我相信各館都有各自的考量,有各自的政策,但,也許我們在做一個決策之前,可以先多問自已一句,身為圖書館員,對讀者有什麼責任和義務? 我相信,不管我的職位多小,多基層,讀者對圖書館的形象一定會慢慢的改變的。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