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從台北回台中,蘋果日報是我每次旅程上必備的報紙,十元,厚厚的一大"本",一看就可以看過一個小時,抬起頭就一半旅程了。今日也是如此…沒想到在論壇上就看到了這一篇「讓學生決定看什麼報紙」,對大學圖書館的館藏政策有些誤解,雖不是中正大學圖書館單位人士,但還是覺得要回應以免造成大眾的誤解,就寫了下面這些並投書至蘋果日報,希望為圖資界發聲,也不知會不會登出。因為時間關係,又學養不夠,定有疏漏,還是昐不吝指教。

回應「讓學生決定看什麼報紙」

關於楊志誠先生於昨日論壇裡「讓學生決定看什麼報紙」中,對於大學圖書館基於"專業考量"而未訂蘋果日報而質疑標準為何,對圖書館有"偽善"及"思想控制"之誤解,在下身為圖書資訊學一員,昐能以專業所學回應說明,昐楊先生與各學子能了解圖書館的考量。

圖書館本質有保護人民獲取資訊自由之使命
圖書館有保存、推廣大眾資訊的使命,並捍衛資訊自由,我國圖書館員專業倫理守則第一條開宗明義表示「館員應積極維護閱讀自由,並抗拒不當壓力。」,第四條「第四條館員應努力保存各種圖書資訊,促進文化交流。」,而在美國專業倫理第二條中也有「我們把智識自由當做最高原則,並抵抗所有對圖書館的審查制度」,英國、日本等各國都有類似的倫理守則,這也是圖書館員最根本的守則與精神,但是因為圖書館服務對象及功能不同,不同種類的圖書館在館藏蒐集的政策也因應而各有不同。

大學圖書館的功能
大學圖書館為學術圖書館,其目的為促進學術研究,並具有蒐集、組織和運用圖書資料,以求保存知識文化,配合教學研究與推廣學術的功能,簡言之,大學圖書館是以支援學術研究為主要目的,大學圖書館若收錄某報紙,則需視學校科系之學術需求為第一考量,若學校內有系所因學術需求對蘋果日報之特質而有需求,如觀察社會現象或媒體比較等,圖書館也該進行訂閱動作,至於如蘋果日報以大眾生活為導向之媒體,較屬公共圖書館收錄之領域。

英國大學圖書館為例
而國外大學也未收錄各娛樂取向報紙,就英國來說,太陽報為世界發行量第七大之報紙媒體,如蘋果日報一般滿足了許多讀者的需求,然至英國名校如倫敦、牛津、劍橋和威爾斯四所大學查詢館藏有否收錄太陽報,結果也是沒有,相信這四所大學在資訊自由上也有其一定代表性。

結論
平心而論,蘋果日報雖被媒體學界批評為八卦媒體,但個人以為,就其報導客觀性而觀,實為目前平面媒體公正之代表,而生活資訊之豐,也是有其社會功能與定位,反之,各平面/電視媒體立場不但各有偏頗,又大量引用蘋果、壹周刊等新聞再指控其為狗仔媒體,行徑更令人不齒。雖說如此,就圖書館之類型、功能有所不同,其館藏政策也有不同,大學圖書館是否該收錄蘋果日報為館藏,則端看該校之學術需求與否,若有需求,基於圖書館維護資訊自由之使命,相信大學圖書館也會收錄之。

中興圖書資訊學研究所 碩士研究生 梁小董

~~~
要感謝陳姓學弟幫我找了英國各校有無收錄太陽報…特此感謝!!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賴博瑞
  • 帥啊~不過梁兄啊~那你覺得政大成大訂蘋果的理由是學術性的ㄇ~<br />
    我偷偷以為~休閒性的成分居多ㄟ~~大學圖書館裡闢一處"休閒性"書<br />
    刊區好像還不少見,我在台大醫圖看過,後來台大也有類"休閒期刊<br />
    區",清大有一室專門陳列"小說"...,不過不論港台出的蘋果好像在政<br />
    大社資中心都被至少保存一年,而傳播學院皆訂,看起來又頗重其"媒<br />
    體"特色,似乎又因學術研究而來,啊我怎麼自打嘴巴,不過只是想說,j<br />
    我覺得如果經費許可,大學圖書館也有購訂非學術性書刊的空間的喔<br />
    ^.^
  • ㄚ純
  • 呵呵!我也是館員,敝校圖書館也訂有蘋果日報,為什麼呢?到學<br />
    校內及附近7-11去看看,多少學生一早買就去買一份,應該許多學<br />
    生想看但卻沒有"預算",因此敝校圖書館就訂閱了,也希望學生來<br />
    圖書館看就好,把錢省下來,也較環保。
  • 艾瑞克
  • "讓學生決定看什麼報紙"這樣的標題對否?<br />
    讓學生決定看什麼~試問學生決定看要看Playboy圖書館買或是不買?<br />
    試問大學的目地與大學圖書館的目地?<br />
    個人認為休閒的資訊網路上很多!<br />
    <br />
    經費已經有限了 把錢花在刀口上吧!<br />
    <br />
  • 賴鼎銘
  • 各位:<br />
    <br />
    先不要管國外怎麼做<br />
    如果將前見置入括弧<br />
    從生活世界的角度思考<br />
    蘋果日報有何不能入館的<br />
    況且<br />
    就保存台灣的集體記憶而論<br />
    難道蘋果日報沒有貢獻<br />
    <br />
    各位可能不知道<br />
    黨外時期的雜誌<br />
    對台灣的政治發展史<br />
    具非常重要的價值<br />
    但現在有多少圖書館有收藏<br />
    反而美國人幫我們拍成微縮片<br />
    反賣回來了<br />
    <br />
    思想檢查(censorship)與館藏選採(selection)<br />
    Lester Asheim曾作過分辨<br />
    圖書館員可以後者自圓其說<br />
    但千萬不要執行前者的權力<br />
    因為那會自毀陣腳<br />
  • arshloh
  • TO賴兄:<br />
    很久不見了呢…還想您到哪兒了呢:)<br />
    我也是如您所想的一般,我文中所提是對楊同學(在蘋果上發言的那位)<br />
    的疑問而提出圖書館的考量,至於各校如何想的和館藏政策相信也各有不<br />
    同了…事實上讀者若是真的有需求,就算學術圖書館,是否也該收錄呢?<br />
    這真的也很需要討論…:)<br />
    <br />
    To:綠光<br />
    謝謝囉,會不會覺得我愈來愈枯燥啊:p<br />
    <br />
    To Y純、艾瑞克:<br />
    在下的認知裡,圖書館的採購是應該取決我們的館藏政策,館藏政策制訂<br />
    時就針對讀者和母機構的需求進行最佳化的努力,但每位讀者都會有他們<br />
    各自的需求,而且需求會變,再加上我們的館藏政策、服務目的等他們不<br />
    知道,又不了解我們的情況(經費不足、人手不足、),所以會有楊同學的<br />
    誤解,若是有這種情況發生,詳細的說明和溝通是非常必要的,以免和讀<br />
    者產生無法貼近的可惜情況。至於收錄與否,端看各館的實際狀況與考<br />
    量,最重要的還是要讓讀者知道為什麼收錄/不收錄。<br />
    關於Play Boy本來也想舉例,但是蘋果和playboy還是有段差距,報紙與<br />
    雜誌也是不同的媒體,怕楊同學覺得二者差異較大,所以找了太陽報,當<br />
    作與台灣的對照…
  • arshloh
  • 非常謝謝賴老師以精簡的文字就說出我很想強調的話…<br />
    再整理一下<br />
    1、圖書館員有維持保存推廣資料,以及維持資訊自由的天職<br />
    <br />
    2、但是館藏政策不同而有因地制宜的政策<br />
    <br />
    3、要讓讀者了解我們之所以不收錄絕非是因為箝制思想,而是圖書館有<br />
    功能性而有不同的館藏政策。<br />
    <br />
    4、要讓讀者知道知道知道……………<br />
    <br />
    我們若行得正,和讀者說明,相信理性的讀者應該也能接受。<br />
    <br />
    <br />
  • Paul
  • 各位:<br />
    <br />
    圖書館的採購政策也許各館有所不同,主要是幫助其母機構的發展<br />
    目標,我想這觀點大家也較能同意,但館藏發展政策畢竟只是一個<br />
    大方向而已,它還是有其灰色或彈性的地方,但館員或主管採購者<br />
    往往在有意或無者間加上其主觀意識在其中而不自知。<br />
    <br />
    小弟以為蘋果日報之所以被各館排除在外並不是大家之前所討論<br />
    的,而是我們跟讀者有代溝而已,就是說有決定權該訂那一份報紙<br />
    的人年紀太大了,根本不了解時下年輕人的需求,或是怕人家說圖<br />
    書館為什麼訂這種三八報紙呢?<br />
    <br />
    各位想一想,有那一份報紙是有學術性的?是完全符合你們的館發<br />
    政策的?照大家說的這麼嚴謹的話,所有報紙都不能訂了。當然,<br />
    還有很多很多的雜誌(非期刊)或小說類的書都不能買了。<br />
    <br />
    圖書館非要弄得硬梆梆的嗎?難道不可以有一點點人文或人性的關<br />
    懐?既然要培養全人教育,就應該讓他們吸收不同養份,目前這種<br />
    船頭怕人船尾怕鬼的採購方式是否應該改變一下?<br />
    <br />
    除了照顧母機構的發展目標外,學生或讀者的需求也應該兼顧!<br />
    <br />
    Paul<br />
    <br />
    <br />
  • 賴鼎銘
  • 各位<br />
    <br />
    其實我當館長的時候<br />
    最覺得不可思議的<br />
    是沒有多少人為學生挑書<br />
    老師選書為自己的研究<br />
    館員比較熟的是工具書<br />
    但大學生呢<br />
    這也是大學生常常在反應<br />
    沒有他們可看的書<br />
    館員其實在這方面可以多著力<br />
    與學生代表定期座談<br />
    會是一個可行的方案<br />
    但一定不能帶著框框<br />
    處於後現代<br />
    館員如果還抱著現代時期的框框<br />
    可能永遠都無法滿足學生的需求<br />
    <br />
    我最近有些理解<br />
    美國的大學生<br />
    除了課堂內的吸收外<br />
    課外活動的學習<br />
    也是他們吸收知識的重要來源<br />
    這包括各種社團的活動<br />
    如果圖書館員只看到教室內的一面<br />
    無法配合教室外<br />
    學生自我學習的那一塊<br />
    學生對圖書館的印象會窄化<br />
    也無法彰顯圖書館在大學生活的重要貢獻<br />
  • Paul
  • 各位:<br />
    我贊成賴兄的見解,畢竟我們經營的是圖書館,不是博物館(方法<br />
    不同,請勿見怪)<br />
    圖書館若是成長的有機體,也應該與時代和讀者的需求作適當的調<br />
    整。<br />
    <br />
    Paul
  • 賴博瑞
  • 唔.....我關心倪夏事件的最新發展.....所以我有看禕記者會現場直<br />
    播的需求(一手資料).....我也想看後來電視台"剪輯過"或平面媒<br />
    體"整理過"的新聞報導(二手資料),因為我想看看無冕王是如何以成<br />
    見"解讀"給觀眾讀者的.....所以我有看聯合中國大成蘋果星報的需<br />
    求.....但是我會不會把直播錄影下來.....會(如果我要研究相關議題<br />
    比方兩性關係比方女性自主比方壓力憂鬱症.....),因為那最真實;會<br />
    不會把報紙影印存檔,不會,除非我確定它公正客觀.....於是館政策<br />
    面臨到除了收不收還有藏不藏的問題,那麼標準或者原則在哪裡?還<br />
    是只要有需求就應該提供?那麼需求的指標在哪裡?隨"眾"嗎?合<br />
    謂"眾"?如何證明"大多數讀者的需求"?全民普查或隨機抽樣?還是<br />
    只要有人提出需求就該設法滿足,因為讀者第一顧客至上?.....而當<br />
    一線館員為讀者需求發聲時,帶著框框的決策者SAY NO,館員如何跟<br />
    讀者解釋?為政策辯護還是說實話"我也覺得可以訂購啊,要不然你<br />
    直接去找館/校長"?(這時候我就粉想請問賴老師何時再掌館印,因<br />
    為想去當您的館員....^.^)<br />
    <br />
    【你會不會看蘋果日報?】<br />
    【會啊~有幾米繪圖~有文茜專欄~有....都是很好的東西...】<br />
    【那你幹麻每次都買聯合不買蘋果?】<br />
    【蘋果不用買啊~去圖書館看就好啦~廣告那麼多.....】<br />
    <註:公圖如北市圖北縣圖有訂蘋果>
  • qiao shannan
  • 我是館員,我愛蘋果!<br />
    <br />
    <br />
    <br />
    楊志誠先生12日大作,為十所國立大學圖書館的蘋果日報生存權請命,站在一個圖<br />
    書館老兵的立場而言,大表讚佩且於心有戚戚焉。<br />
    <br />
    讚的是楊先生站在資訊流通自由的立場,且用心求證,以捍衛一份「既存在、且暢<br />
    銷,則必有其理由」的資訊載體。戚戚然的是今日在討論一份可受公評的資訊媒<br />
    介,進入圖書館受到阻卻的同時,還有多少「香蕉」、「芭樂」資訊物,同樣受到<br />
    技術性因素、「道德性」因素、甚至是政治性因素而排除在外。<br />
    <br />
    楊文似針貶了圖書館政策,在館員一己意念主導下的偏頗;然筆者認為本文卻反倒<br />
    點出此地的諸多館員,在維護資訊自由時所遇到結構性困境!站在館員維護資訊自<br />
    由的立場,我們的立場並無二致,且反要跟著高聲疾呼「我愛蘋果,請讓她安存圖<br />
    書館!」<br />
    <br />
    蘋果被大學圖書館排除在外一事,純就個案而言並非大事;然若從檢討背後所反映<br />
    的結構性因素,則有大學心臟之稱的圖書館館藏發展,恐有傾斜顛倒之危,更甚將<br />
    損及大學這「社會良心」!此事當可分兩個層次來看,一是技術性層次,再者是所<br />
    謂道德性因素。<br />
    <br />
    首從技術性因素來看。蘋果進入台灣市場後,其派報管道異於其他報紙,各大學圖<br />
    書館的人力捉襟見肘誠為事實,但若因此方面的考量而放棄採購,恐怕難脫怠惰之<br />
    實。除人力之外,當各校因經費年年大幅縮減,而對採購有所取捨時,其「專業<br />
    性」標準與依據,則實待考驗。<br />
    <br />
    從結構性因素而言,眾所皆知的是台灣高等教育的品質逐年沉淪中,然眾所罕知的<br />
    卻是大學的圖書館的營運問題。在一共犯結構下,或有館員甘心共為;然更多的恐<br />
    怕是不得不的臣服。<br />
    <br />
    今日大學圖書館除了電腦多了、檢索方便了,表面上看來與「國際水平」相較不惶<br />
    多讓,然經營管理上的一些做法,就像對蘋果的道德性排除一般,不僅未調整心<br />
    態,甚至比諸戒嚴時代,沒啥長進,簡直跟咱們的教改一個樣!換言之,表面改<br />
    了,大學生多了,口號響亮了,骨子裡卻還是停留在20世紀。<br />
    <br />
    這類資訊上的道德戒嚴心態,若要有所改進,應從館員的養成教育做起。台灣或美<br />
    國的圖書館專業學會,都有所謂捍衛資訊自由的館員信條與倫理守則,然橘逾淮則<br />
    為枳,這道推開幕後黑手的勇氣防線,在今日的共犯結構下,倒是節節敗退。當館<br />
    務主管、甚至校務主管的素養,與資訊自由的理念大相逕庭時,有多少館員能挺身<br />
    阻擋?<br />
    <br />
    什麼
  • qiao shannan
  • 我是館員,我愛蘋果!(續)<br />
    <br />
    這類資訊上的道德戒嚴心態,若要有所改進,應從館員的養成教育做起。台灣或美<br />
    國的圖書館專業學會,都有所謂捍衛資訊自由的館員信條與倫理守則,然橘逾淮則<br />
    為枳,這道推開幕後黑手的勇氣防線,在今日的共犯結構下,倒是節節敗退。當館<br />
    務主管、甚至校務主管的素養,與資訊自由的理念大相逕庭時,有多少館員能挺身<br />
    阻擋?<br />
    <br />
    什麼是共犯結構?在圖書館服務,常碰到、聽聞許多啼笑皆非之事﹔如情色作家薩<br />
    德的爭議性,當是學院中的嚴肅討論話題,然推薦的老師卻要到圖書館報到說明理<br />
    由。有多少優良電影,只因其中的裸露鏡頭,被館長要求取下或刪訂。一些教改產<br />
    物下的新大學,為達圖書館資源的標準,採購時的唯一標準的就是高數量與低定<br />
    價,而不管這些書對學生的用處為何。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的台灣作家李敖,在戒<br />
    嚴時期屢屢被禁,到了21世紀,又因與當道不對盤,有大學的主持人直接劃掉尤<br />
    圖書館送出的採購書單。幾年前兩岸關係緊繃時,陸委會更曾沒腦的發文要求各大<br />
    學提供其收藏的大陸出版品,不知所為為何……。這些例子屢見不鮮,在這樣的共<br />
    犯結構下,我們的大學且頻頻祭出委外人力、工讀生政策,館員(連教授都是)朝<br />
    不夕保了,要如何挺身對抗老大哥?該請大主子來說說看吧。
  • Paul
  • 這蘋果好像還蠻好吃的,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精彩的見解,我倒是好<br />
    奇國內有幾個館長知道或了解什麼是資訊自由。若圖資界大老對此<br />
    問題不再表示意見,也許就是默認這是一個結構性問題,較難解<br />
    决,說不定咱們可由組一個資訊自由促進會來解决此問題。<br />
    <br />
    <br />
    Paul<br />
    <br />
  • 賴鼎銘
  • 梁董的部落格確實成功<br />
    能引發這麼多討論<br />
    可喜可賀<br />
    <br />
    我自己在圖資界教書多年<br />
    在中國圖書館學會多年<br />
    我深深感覺<br />
    資訊自由這個議題<br />
    確實是被資訊科技的<br />
    酷與炫所淹沒<br />
    何謂資訊自由<br />
    及其邊界<br />
    在圖資界本該是我們的共識<br />
    但說實在地<br />
    沒有多少館員理解<br />
    各位若是有心<br />
    布落格真是一個好的開始<br />
    <br />
    能夠如此討論<br />
    就是遂行資訊自由<br />
  • 英台妹妹
  • 好棒啊.這麼多的回應.這證明了梁董的吧台是個開放的國度.<br />
    引發眾多自由的思惟去激盪.<br />
    即然國內報禁都已開放,蘋果的效應就讓資本主義市場機制去自由運<br />
    作吧!館員實在沒能力作任何決定,因為決定權在於上位者.我們所要<br />
    費神的只是要小心的如何向讀者作合理解釋,以免引發爭議.<br />
    <br />
    其實我比較好奇的是賴老師所說的<br />
    <br />
    處於後現代<br />
    館員如果還抱著現代時期的框框<br />
    可能永遠都無法滿足學生的需求<br />
    <br />
    想請教<br />
    <br />
    後現代的讀者學生需求究竟是什麼?<br />
    和學生代表溝通就能了解到什麼需求嗎???<br />
    我覺得在學時期我的學生需求--20元的罰款太貴了.<br />
    就一直沒得到什麼回應啊!!<br />
    雖然賴老師也幫忙極力爭取啦..可是也沒什麼回應啊...<br />
    <br />
    身為館員的我.是也想了解真正一下<br />
    後現代的讀者學生需求究竟是什麼啊?<br />
    圖書館才能稍為滿足一下....<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br />
  • 艾瑞克
  • 那請問就採購的書開放票選如何?<br />
    這樣算是資訊自由?<br />
    另外-"如情色作家薩德的爭議性,當是學院中的嚴肅討論話題,然推<br />
    薦的老師卻要到圖書館報到說明理由。有多少優良電影,只因其中的<br />
    裸露鏡頭,被館長要求取下或刪訂....."<br />
    <br />
    我認為這方面當然是要一定程度的管控。因為發生過這類(所謂情色<br />
    文學大師作品)的圖書被讀者"帶到廁所閱讀",女廁男廁都發生過,依<br />
    我個人的見解是到廁所去解決生理問題。這類館藏或許會帶來讀<br />
    者"困擾"--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弄壞書 還好,若對其他讀者(女)有<br />
    所不敬的事情發生恐怕不是就下架可解決。<br />
    <br />
    我不反對資訊自由,館藏的品質也是館員的責任。<br />
    這好像天平的兩端,很難拿捏。<br />
  • 賴鼎銘
  • 談20元罰款的問題在此有點失焦<br />
    不談也罷<br />
    <br />
    如果我們回到後現代思考的話<br />
    它比較強調的是大眾文化及消費文化<br />
    可惜圖書館員一向抱著的是<br />
    現代時期的精英文化思想<br />
    強調好書<br />
    可以經得起時代考驗的好書<br />
    但問題是何謂好書<br />
    誰的好書<br />
    誰決定這些好書<br />
    這些問題如果不想清楚<br />
    圖書館員的框框會一直打不破<br />
    <br />
    後現代如果真有意義<br />
    是要我們別忘了身處於那種時代<br />
    而且要體會不同時代理應有不同的標準<br />
    我那個時代的好書是戰爭與和平<br />
    還有卡拉馬助夫兄弟們<br />
    如果我用這個當標準來收書<br />
    鐵定讓你們這一代的學生<br />
    視圖書館為畏途<br />
    <br />
    館員若能了解當前的大眾文化<br />
    應該對學生的需求<br />
    會有比較好的掌握<br />
    這當然不能用投票來決定<br />
    羅曼史並非每一本都值得收<br />
    就像漫畫也該有選擇性的收藏一樣<br />
  • qiao shannan
  • To arshloh~~OK, 謝謝 賴鼎銘老師肯在這發表高見, 可喜可賀, 加油。<br />
    To Paul ~~ 也許您另有深義, 然使用「大老」一詞在討論資訊自由時仍應謹<br />
    慎。大老說的是「大」還是「老」?如果大老說了算,那資訊自由就甭討論了!巨<br />
    人, 他的肩膀本來就是留給後進當基礎以及超越的。<br />
    To賴鼎銘~~ 佩服高見, 這個版的「學生」的「禮貌」好得令人驚訝。<br />
    To英台妹妹~~ 決定權在上位沒錯, 館員手中其實仍決定了不少事務性甚至政策性<br />
    的營運。<br />
    To艾瑞克~~ 有空再理你……<br />
  • Cathy
  • 最近JESSE上關於"online PhD programs"的討論非常熱烈,昨天有<br />
    位library school的dean講得很好,她說PhD的訓練過程中,有個很<br />
    重要的東西叫做enculturation (文化薰陶),而這部分透過online<br />
    的方式非常難達成。<br />
    這種文化薰陶的觀念在很多談到高等教育的論述裡都出現過,基本<br />
    上,大學教育中讓學生從課堂上接觸到資訊是一回事,從校園的其<br />
    他角落接觸到資訊是另一回事(這時候圖書館就扮演重要角色),<br />
    讓學生跟特定的社群往來更是非常重要的。透過不同的管道接觸不<br />
    同的資訊、社群,從中體驗與學習其他人對知識、價值的不同見<br />
    解,對於建構自我的知識體系與價值有很大的幫助。<br />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圖書館當然必須當捍衛資訊自由的先鋒!問<br />
    題是,別忘了「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完全沒有選擇就是自由嗎?<br />
    前面賴老師提到「漫畫也該有選擇性的收藏」,那麼,是該以誰的<br />
    標準來選擇?另外,「自由」雖然是我們所認同的基本人權,但別<br />
    忘了,不論在物質標準或精神標準來看,自由也是昂貴的。學院派<br />
    的可以大聲疾呼「資訊自由」,但對圖書館員來說,「資訊自由」<br />
    是個高標準,作為館員,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在這個標準之下,務實<br />
    地捍衛最大限度的資訊自由。可悲的是,有多少館長真的理解何謂<br />
    資訊自由(這是呼應Paul的提問)?我非常懷疑!有多少館員真的<br />
    知道自己的責任該捍衛資訊自由,在館長不懂的情況下偷渡可執行<br />
    範圍的資訊自由?我同樣懷疑。<br />
    <br />
    所以,如果要追根究底,個人認為這問題出在兩個地方:國民民主<br />
    素養不夠、圖書資訊專業教育失敗!
  • 賴鼎銘
  • Cathy的質疑擲地有聲<br />
    就漫畫的選擇來說<br />
    懂的人及常看的人自然就會知道<br />
    這就是所謂的默會知識<br />
    各學門學者自然知道<br />
    各學門的經典作品<br />
    而且爭議不大<br />
    但圖書館員因為不具學科背景<br />
    也沒有浸淫那一個主題<br />
    當然不知何謂好壞<br />
    <br />
    其實我這幾天不住思考<br />
    下面一個老問題<br />
    圖書館員的理念是什麼<br />
    不知有多少人可以給出清晰的答案<br />
  • Cathy
  • 討論到漫畫的選擇,賴老師提到「懂的人及常看的人自然就會知道<br />
    這就是所謂的默會知識」,我倒有不同的看法。「懂得人及常看的<br />
    人」心中自然有一把尺,這應該不是默會知識,仍是基於某種價值<br />
    的選擇標準。以我自己為例,當初看到「課長島耕作」時,真是讚<br />
    嘆到不行,不只對內容的寫實與大膽(不是指情色喔!雖然裡面有<br />
    不少情色的因素,而是對職場鬥爭的描述),也對作者的認真及對<br />
    事實的負責感佩到極點。因為這裡不是評論這部漫畫,所以不詳述<br />
    之。但是我有次與某位漫畫書店老闆談起這部作品,她覺得還好而<br />
    已。這位老闆因為從小對漫畫狂熱,中年時辭掉穩定的工作,自己<br />
    開了一家漫畫書店,好把興趣跟謀生結合。我、這位老闆,各代表<br />
    兩個族群,前者為讀者,後者為賴老師文中所指「懂得人及常看的<br />
    人」,哪個是圖書館員選擇時應該採用的標準?<br />
    <br />
    私下猜測,我的標準在於內容、老闆的標準在於漫畫的技巧,這個<br />
    猜測提供各位思考的線索!另一個觀察點是:世新大學圖書館只有<br />
    收錄「課長島耕作」的續篇「部長島耕作」,但在我的認知中,<br />
    「部長島耕作」倒不比「課長島耕作」有收藏的價值。(當然這個<br />
    觀察點的存在假定是:世新大學圖書館負責採購的館員是經過某種<br />
    判斷才決定收藏「部長」而非「課長」;如果只是因為「課長」現<br />
    在已經買不到了,所以只買「部長」,那這個觀察點就沒有意義<br />
    了)。<br />
  • qiao shannan
  • To Cathy~~ 自由是昂貴的? 從珍惜的角度而論沒有疑問, 但再往前推並非如<br />
    此, 否則此論會有很大的危險。<br />
    <br />
    圖書館系的畢業生在職場上的作法遇到質疑, 這應亦是其教授該冷靜思考的。提到<br />
    世新, 近來媒體,、記者諸公出了許多包(記者不見得是傳播系畢業生),該領域的教<br />
    授也有許多討論。同樣借鏡到圖資界, 我們的看法和做法會如何呢?<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