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新聞了,只是今天才知道,感謝lily學姐告知。

這算什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像補習班啦,老師們要對如何能讓論文上SSCI這件事來補習,正如我們之前在高中補大學一般,國中補高中一樣,重點不是在於我們的學識有多少?學術能力有多深? 我們的程度有多好? 完全是一種方法、一種技巧,如果不客氣的說,是一種變相的投機取巧,正如我們在考聯考時所採取的小聰明…也可以說是在這政府環境下不得不的悲哀的選擇,可悲吧,最高學府的學術竟要回到這種取向。

我們不能對這種現象苛責,因為老師們是不得不去的,我們該對自已/圖書館界為什麼還是沒有讓更多人了解這種現象而感到可悲,正如我們在公共圖書館那種現象,去怪主管,我想怪圖書館界沒有讓人民發現這是他們的權益受損,可以更正面。他們本來可以有更好的服務。

很多事要做,但是不是站在那就會做好的,我們真的有很多很長的路要走


原文如下:
進軍國際期刊 寫論文有竅門提升社會科學論文國際能見度 謝安田將開班授課
【2005-03-11/民生報/A2版/新聞前線】

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即將開設「SSCI期刊分析與撰寫」課程,邀請大葉大學現任副校長謝安田授課。謝安田本身有16篇論文發表在SSCI,對SCI(科學論文引用索引)、SSCI(社會科學論文引用索引)頗有心得,他認為台灣的學者不是沒有能力,只是沒有用對方法。謝安田分析2002年國內大專校院教師在SCI、SSCI發表篇數,SCI共13072篇,SSCI共613篇,若對照全國理工科教授46%、人文領域教授54%的比率,理工科每名教授平均在SCI發表1.478篇文章,人文學科每名教授平均0.059篇,顯見SSCI困難度是SCI的25倍,人文社會學科未與國際接軌。

他表示,國內人文社會學科學者以為國際期刊不喜歡關於台灣的論文,實際上SSCI的評審很重視文化多元性,只要論點獨樹一格,且用對方法,就能獲得重視。

他另根據中山大學2003年針對12所國立大學統計指出,國立大學理工科每名教授平均在SCI發表1.566篇文章,人文學科每名教授平均0.147篇,困難度差距拉近為10倍。他說,這代表人文社會學科的優秀教師都集中在12所國立大學。

若以學校總排名而論,積數最高的是陽明大學,全校每名教授平均發表2.478篇,其餘依序為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台灣大學、成功大學、中山大學、中央大學、台灣科技大學、中興大學、中正大學、高雄大學、政治大學。

中山大學教務長光灼華則指出,該份統計是用來考核校內系所院的國際化表現,並沒有對外發表,統計結果僅呈現出量,無法代表每個學校的研究能量。他認為,人文社會科學躍上國際學術舞台有先天限制,如政治大學以研究國內政經情況見長,學術實力誰也無法輕忽,卻排名墊底。

然而,世新大學大學教務長賴鼎銘批評,開專班指導如何登上SSCI的技巧,已脫離學術研究的常軌,這是教育部大學評鑑的後遺症,導致學校錯將工具當目的,社會科學既有其地域文化限制,就不需要盲目追求國際性的指標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W.
  • 看完了這報導,我想到的是--被量化評比的不僅是學術界,在圖書館<br />
    的業務上,也有著類似的問題。<br />
    以技術服務部門而言,預算的消耗與編目統計的高門檻幾乎佔掉所有<br />
    的上班時間,人事精簡但新學院系所不停成立,加班實也在所難免。<br />
    就我個人而言,絕對相當樂意從事大老闆所期許的除買書、編書外尚<br />
    能兼顧研究工作,但一方面也不忍小老闆因「量」未達標準或呈現負<br />
    成長而煩惱、自責對母機構難交代(數字少=績效差??)。<br />
    我們不也常說:數字會說話、統計數字是溝通的橋樑。但真的都說了<br />
    該說的話?又真的達到良好溝通的效果了嗎?(納悶中)<br />
  • Cathy
  • 謝安田何人也?去查查新聞資料庫、去看看他的所謂「16篇論文發<br />
    表在SSCI」(其實這句話就有問題,依其描述,SSCI好像是一種<br />
    『期刊』)都是些什麼期刊?你會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br />
    <br />
    至於文中關於「理工科每名教授平均在SCI發表1.478篇文章,人文<br />
    學科每名教授平均0.059篇,顯見SSCI困難度是SCI的25倍」的說法<br />
    更是個笑話,哪個做引用文獻分析的研究曾經做過這樣的結論或推<br />
    論?「顯見SSCI困難度是SCI的25倍」,真不知是如何的顯見<br />
    法??<br />
    <br />
    這篇文章是「新聞報導」,所以不必太苛求其對引用文獻分析的諸<br />
    多誤解。(不過或許我這個態度正是造成台灣今天媒體亂象的原因<br />
    之一,嗯~反省中)。但是教育部走火入魔,一味強調以引用來決<br />
    定文獻的價值,確實是非常嚴重的問題。而圖書館界最大的罪過在<br />
    於我們應該是非常了解引用文獻的優點與限制,但卻沒有人有道德<br />
    勇氣跳出來講清楚該怎麼用、該注意什麼可能會面臨的問題。這裡<br />
    面有太多利益的糾葛,讓人心寒啊!
  • 你會寫嗎?? 先寫出再說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