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向恩師借了2005 Jan期的數位時代,這期是該雜誌在Google上市後對其經營模式、技術、和背景、敵手做了一些"深度"報導,因為之前有修陳光華老師的自動分類與索引這門課,對其技術有粗淺的了解,然而,該期以報導而言是深入,但以技術上當然是無法非常技術性的寫出(一般讀者誰看得懂啊?),因為如此,所以之前只是掃描閱讀而已(是藉口啦…),這次在回台中的路上仔細了閱讀,也對其經營文化上有了基本了解。
   

  誠如一般所知,Google 的PageRank技術讓它的檢索效果比目前所有的商業搜尋引擎來得好,(相信研究中應有更好的了),該技術簡單來說,就是假設當一個網頁被很多其它網頁引用(連結),及它也引用很多其它的網頁,基由一個公式來推算該網頁的重要性,再由多台伺服器進行運算、收斂的結果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理論上最核心的網頁,也就是理論上最正確的資料,其實和圖書資訊學門的引文分析(Citation Anlysis)觀念有些相近,常被引用的"理論上"重要性比較大,然而也有很多問題,相關研究就我曾受教及了解,於國內有台大的陳光華老師自動化分類索引課程、政大的蔡明月老師的書目計量學計量學都有很深入的研究與探討,國內還有其它的學者也是有研究,一時想不起來…。
  

  然而,技術上的創新及成功以及令人喜愛沒有廣告的首頁的設計卻不是Google目前如此成功獲利的全部原因,它之所以能獲利,是在於它的廣告模式"AdWorlds"和"AdSense"二個方式,相信使用過Google的朋友就知道,當我們下一個關鍵字,有時,在結果的右邊會出現一個很簡單的連結,告知你可以到這兒找到/買到你有興趣的資訊/商品,這就是AdWorld,重點有二個,第一,是以競標方式來得到能於特定關鍵字結果網頁上出現的權利,第二、它的計費方式不是只算刊登時間,而是Pay per Click,當使用者連結至廣告主網站時,才計費,這實在是一個非常有效、合理的計費方式,而且價格彈性(用標的),難怪會大受歡迎,數位時代提到「AdWorld是Google主要營收來源…二○○三年廣告務佔年度整體營收95%以上,達九億美元」而AdSense則是Google授權給大流量的網站,ex.Amazon, Aol等,讓他們也有Adworld的服務,再進行拆帳。這種靈活的方式、突破性的思考真的很令人佩服。
在管理特徵上,Google為了全公司人員均能參研發,以博士為優先錄用,(我不認為這是完全正確的政策,創辦人就沒有博士畢業了…-___-),超級扁平的組織,以減少「無益於研發創意的"管理其他人"的時間」(也許只適用於google這種完全創意導向的企業,我也不認為可以用在一般企業上),我個人覺得非常特別而有趣的是在他們的工程師每周有20%"失控的自由"也就是五天裡有一天可以做工程師有興趣的issue,我們非常常用的Google Toolbar就是"失控的自由"下的產物,另外另一個制度就是「Top100」,由員工、主管提出最好玩100個創意及想法,工程師可以自由的組成Group來找自已有興趣的項目來做,期間可能耗費數周、數月不等,能有效產出有趣的結果。

  其實雖然Google內部好像是隨性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卻認為他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中心思想,自開始至今,所有的隨性都沒有跳脫這個中心,也就是「以使用者為出發點」。搜尋引擎不好用?行!把它弄成好用的、每次用都有廣告Popout windows讓人很煩?行!我來想個方法讓它不煩、要用Google還得輸入網址很累?行!來個Toolbar可以吧,資料只能找到網路上的,書的權威資料找不到?行!我來和圖書館合作讓你以後可以找到權威資料…很多很多,我想這中心思想就可以解釋為什麼Google受歡迎,它能用創意的思考在沒放棄自已的利益上為使用者得到最大的方便,這和我不喜歡的微x不同,也難怪x軟把它當做假想敵了,想想,萬一這種精神做成os的話,微x一天到晚發佈"補丁""更新"這種破衣服哪還活得下去?
  

  目前在台灣圖書館管理上,其實可以效法Google的一些觀念,現代圖書館基本上也是利用科技提供給使用者資訊,也是資訊的仲介,Top100也許我們在技術上無法達到,但是創意的思考卻是可以去想想,我認識的楊繼斌學長,就對新加坡利用手機簡訊而實行的「行動圖書館」服務有深入的研究,而這次新加坡之行,他們的彩色標簽分類號在讀架上就是非常好用而且輕易可行的創意,鼓勵館員思考創新對圖書館來說也許會有很有趣的激盪效果。
  

  雖然對Google數位化美國"大"大學圖書館的藏書這件事總是抱持一些懷疑的想法,總覺得它有什麼陰謀,因為就現在來看,它已讓我們參考館員的地位,說真的,一天不如一天,若是有一天真的成為了Internet is Everything,而Google成為了仲介,我們自許的"資訊仲介者"角色也必需讓位,因此我對它總是有著愛恨交織的感受,但是,Google在「使用者中心」這件事上,值得我們學習,軟體是死的,館員是活的,正如Google明顯的讓使用者感到它是以「使用者為中心」因而成功,同樣的,我們若能讓讀者感到館員全是以「讀者中心」為主軸,我不敢完全樂觀的說我們能如Google一樣成功,但是,我相信,在讀者心中的圖書館印象,絕對有積極而正面的幫助。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rene
  • 不好意思, 看到你文章中提及的楊繼斌學長是我大學同學, 請問你有<br />
    他的聯繫方式嗎??
  • 不理不理左衛門
  • 學長目前在萬能科技大學圖書館當組長<br />
    您可以去圖書館頁,<br />
    就有他的連絡方式
  • 艾瑞克
  • "他們的工程師每周有20%"失控的自由"也就是五天裡有一天可以做工<br />
    程師有興趣的issue",<br />
    據我所知3M公司也有這樣的方式,3M以創意讓公司得以長存。<br />
    <br />
    以圖書館的資源與人力,無法馬上跟隨這些商業網站提供的服務,<br />
    但是我們可以將商業網站提供各項免費的網路服務視為一項資源<br />
    我們可以統合運用到圖書館的服務上<br />
    這樣就很不錯了。<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