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了今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的「數位出版新未來--亞洲閱新趨勢系列研討會」,本來今天的議程應是由城邦詹宏志先生主講第一場,臨時身體微恙,由薛良凱經理主講「數位流通與出版人的準備」
他引述Albert Mangual「閱讀是聽覺的幻覺」為開始,特別讓我印象深刻,因為在很小很小學習閱讀時,我一直以為是有個天使在我的心中朗誦著文章,今天這句真的很貼切的形容出這種感覺,亦或是我們心裡本來就有一個閱讀的天使在領著心靈肆遊?
  舉出了數個數位閱讀的現象:短(以標題主軸)深(樹狀閱讀)廣(底線情結,也就是Link),以及技術在數位出版的地位為何?他強調技術分二類,第一個是編輯技術必需能迎接數位化的時代具有數位能力,像能了解載體、PDF或是其它格式的特性等,另一個是環境技術,包括軟體(Browser、Reader)及硬體(平板電腦、電子書、電腦…)二種環境,在技術都成熟下,數位閱讀會進入另一個階段,而目前的階段,也就是數位閱讀仍然不能做到傳統閱讀的所有功能(如輕、小、可筆記、不用電池),他認為,數位閱讀仍有一長段要走。薛經理又提出數位出版的獨特性包括:
1、無國界:數位出版的讀者是全世界的人,所以像編者就不能寫”北上”至…,而要改成至”台灣北部”因為國外的人會不了解
2、呈現方法無限:不用拘泥紙張的限制,如財經數位雜誌可以在內容裡加上試算表的程式,這不是紙本所能比擬的。
3、多樣性:多重管道、多重格式、多樣閱讀。
4、便利性:這是問題所在,不管它多便利,若沒有比紙張更好的功能=沒有功能
  有趣的是,他也提到出版界像圖書館界一面受到科技的衝擊,第一次是電子字典,原本字典的出版社都不見了,反而是無敵cd成為了字典大家,第二次是電子地圖,原本出版地圖書的出版社,現今也被軟硬體商吃下來了PaPaGo是資訊廠商,而非出版社,他認為不能在這樣下去,這讓我想到最近Google與美國大學圖書館合作數位化館藏的計劃,以及參考館員的功能被Google取代的情況,並不是只有圖書館界被衝擊,出版界也同時受到影響,同樣的,二者都是坐視發生,而沒有採取行動,以至於錯失了許多機會,成為了被動的情況,果然現今只有主動才有生機。
  在最後,薛經理提出數位出版要:大膽、突破傳統、累積經驗、實力不足更要參加、年輕的心智年齡和分享不藏私,基於最後的分享不藏私原則,在提問時他回答哪種數位出版不賣錢,答案是:沒有議題的數位出版,也就是這本出版品不管何時看都沒有差,就會賣不好,而很有議題的如林志玲那些,都可以有不錯的成績。他也提到在美國電子書調查,會賣錢的典型第一種是學習類、第二種是女性、第三種是Sex接下來是防止老化議題等,而城邦在03-04年電子出版成長了24%,還算不錯…
  另一個問題是如何獲利,薛經理表示海外華人為主要目前的對象,其次是能接受新科技的年輕人等。
有位仁兄(應該不是出版界的),起來發表了落落長的發言,表示數位雜誌與國外相比過貴、不合理、推廣沒有誠意、故意拖延等等…其發言之不簡明,極想拉他去撞牆,一直發表個人感受讓人覺得真的很受……不了,以後在研討會上要提醒自已萬萬不可啊…扯遠了,遠流出版發行人王榮文回應與之前所想一樣,是害怕數位賣得太好了會壓縮到實體雜誌的銷路,自已的觀察,所有的出版商都是鴨子划水,怕萬一數位出版一發不可收拾若沒有先卡位就完了,又怕數位賣太好,壓縮到獲利空間,現在的情況就如這樣。

很明顯的,出版業就是以獲利為第一目標,所以所有的提問都是針對如何獲利,然而,目前的數位出版環境要獲利真的很難,走在前面的都知道自已是在燒錢,在等待,而在後面的,更明顯的,就是在觀望了…先知總是比較寂寞吧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