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新聞
近年來各校各系都為了能讓更多人能進修廣開碩士班"?"尤其是在職專班開設也造成了些現像與問題而圖資學門內,國內近年的研究所與在職專班也開設了不少,近五年就包含了我們中興碩士班、交通大學在職專班、玄奘大學碩士班,師大在職專班、世新在職專班,許多的討論也出現在會議裡 . 但這些都不是我今天想討論的,今天,就單以簡單的市場來看碩士的增加會對圖資界有什麼影響。
我個人是非常贊成廣開碩士班的,因為若是館員能在碩士課程裡學習到更多的價值認定,以及思考能力,能有更多的機會讓館員們進修,對圖資界絕對是一件正面而積極的事,以我來說,在碩士班的學習過程中,被老師們開啟思考方式和眼界,這些對我個人而言是非常珍貴的。但是若回到市場機制來看,這麼多的碩士會造成什麼問題?
這些研究所中,除了中興於中部以外,其它都集中於北部,新竹與台北,尤其是台北,來算算,台大研究所、在職專班、師大研究所、在職專班、世新研究所、在職專班,輔大研究所、淡江研究所、政大研究所,保守來算,每個研究所算十個,在職專班算十五個畢業,在台北就有九十六個碩士畢業,不包括新竹的玄奘大學和交大在職專班,(我一定有算漏掉學校),我很想問,台北有多少館員? 這樣算下來,是不是十年內所有館員都會成為碩士? 這樣很好,但是這麼多的學校和研究所,他們的研究生來源所剩多少? 當所有人成為碩士後,市場變小後一定會有研究所無法營運下去,那時會怎樣?
首先,應該是連鎖效應,正如之前美國的圖書館學系連鎖關閉的情況一樣,當所有的圖資研究所在慘淡經營時,學校以營利為目的的取向來看哪些研究所不能賺錢,如果有一所圖資學門的研究所關閉或是經營很不好時,學校一定會採取行動,不是改名,就是關閉。其次是碩士的薪資降低,進而壓迫到大學畢業的薪資,會有多少優秀的學生願意在很低的薪資下在圖資界裡付出,還是選擇轉行?
最後,很不想說但是一定要說,在不久的未來,研究所面臨招生不足的情況,一定有些學校會面臨淘汰,我們可以很樂觀的說,「沒差啊,應該優秀的學校會留下來啊」,我想說「是這樣嗎?」如果有一個學校,教學認真,學位授與嚴格,出來的學生在嚴格的教育上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學生,但是年限上就會比較久,而其它學校,年限短、上課輕鬆,如果您是一位在上班的在職人員,=您會選擇什麼學校呢? 老實說,我就會選擇後者,因為碩士學位入手後,加薪、升職資格也都有了,愈快達到"學位",愈是符合經濟效應不是嗎? 但是,對圖資界而言,這種情況真的好嗎? 若是前面的學校經營不下,那圖資界是不是就少了很多優秀的人才?不留情面的說,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況出現,會造成惡性循環的無間道。
該怎麼辦? 再次強調,我非常贊成廣開研究所之門,這對圖資界的館員來說,能和實務驗証,是非常正面的,但是研究所方面,必需要負起把關的責任,只有能有資格被授與學位的人,才能授與之,才不會造成現在其它學門研究所的亂象,尤其是我們圖資的市場和商學、媒體學門的市場是不能相比的,昐我們都能看到這個現象,為了圖資界而共同努力。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賴博瑞
  • 基本上我是非常崇拜經過研究所訓練出來的同道的<br />
    因為我真的碰過因此能夠獨當一面有規劃力有執行力的同事<br />
    但是我也看過為了拿到學位"在職進修"而把課業擺在工作前頭的人<br />
    當政府大力提倡終身學習而社會也是這個走向的時候<br />
    深造的目的究竟為何<br />
    是不讓別人給比了下去<br />
    是加薪升等不得已<br />
    還是真為了"學問"這檔子事兒<br />
    我常懷疑館務忙不勝忙好求更好的情況下<br />
    怎麼會有人有時間好好準備考試準備唸書準備論文<br />
    卻又覺得圖資技術日新月異<br />
    是應該到學校去多聽多看多學習<br />
    <br />
    矛盾啊矛盾~<br />
    <br />
  • sogg
  • 不知道在台湾情形如何<br />
    据我所知,在大陆,硕士研究生学习是一回事<br />
    但获得学位后是否从事图书馆相关工作又是另外一回事。<br />
    <br />
    在大陆,很多大学图书馆都已经要求只聘硕士学位的人<br />
    但实际上,很多图书情报学硕士并不愿到图书馆去<br />
    同时,很多本科毕业生(学士学位)想去图书馆的却因学位不够而不得其门而<br />
    入。<br />
    <br />
    很赞同“館員能在碩士課程裡學習到更多的價值認定,以及思考能力,能有更<br />
    多的機會讓館員們進修,對圖資界絕對是一件正面而積極的事,以我來說,在<br />
    碩士班的學習過程中,被老師們開啟思考方式和眼界”<br />
    广开研究所之门,提高业界整体素质,但同时也该“宽进严出”才对。<br />
  • 謝謝sogg及賴兄的回應…<br />
    sogg兄直接點出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寬進窄出…<br />
    若是研究所的學位只是為了加薪而已,而廣開研究所只為了營運而已,我<br />
    想,我們思考反省的空間真的還是很多…<br />
    <br />
    我恩師常和我說,研究很累很苦,但是過程和結果出來的時候,成就感是<br />
    很令人滿足的,看她那樣的進行研究,我想,累是有的,但是其中的成就<br />
    感應該也是令恩師樂此不疲的原因吧
  • Shine
  • 老梁的網站還有內地的同胞來留言耶,真是太了不起了!<br />
    <br />
    經歷了一學期的研究所生涯,每回在看paper時都會暗自發誓:我<br />
    一定要利用寒假多讀點書,因為我發現自己怎麼那麼多理論都沒讀<br />
    過,雖然,這些理論對於工作上似乎並沒啥幫助!不過,能因為近<br />
    了研究所而受到這樣的刺激,的確是一項不小的收穫!奇怪,以前<br />
    在大學時怎麼從來沒這樣想過呢?
  • arshloh
  • 其實與唸書比,我更愛參加研討會,<br />
    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得到別人辛苦的成果,<br />
    有問題還可以問,真是不錯。<br />
    有趣的是,圖資界的研討會,有吃、有東西拿,有時還附便當…<br />
    論文集又少不了,真是不錯…哈哈…<br />
    <br />
    不過,我想,閱讀才是更重要的,最近書又唸得少了,該再振作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