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親愛的學妹Ashley告知這篇文章"讀書樂趣滿人間——威廉森與圖書館學教育",內容介紹Charles Clarence Williamson這位在圖書館學教育上占有重要地位學者的生平。有許多的內容,讓我覺得深有同感。

"有一天下課時,威廉森經過老校工的身邊,老校工剛打完校鐘,他不經意地問道:「讀過狄更斯的作品嗎?」當時認定自己以後要當一流文學家的威廉森,很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讀過狄更斯的作品。他立刻奔到鎮上的圖書館,發現在架子上有一整排狄更斯的書,他卻不知道該怎麼挑選。隔天,他到學校的第一件事是找老校工問:「狄更斯的書很多,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老校工答道:「由《淒冷之屋》(Bleak House)開始」。

威廉森後來寫道:「從那時起,我才知道會讀書與喜歡讀書是兩回事會讀書能提高在校的成績,但是不易品嘗到閱讀的喜悅。學校的教科書很少是在培養學生的閱讀樂趣,培養閱讀樂趣的書都是放在圖書館裡的課外書。何等需要閱讀指導員來開啟學生的閱讀之旅。」

有趣的是,啟發「圖書館學教育之父」的人,竟是中學裡一名打鐘的校工。這也說明了:教育的成效並不一定要經由名師的指導,反而經常是發生在日常生活不經意地與人接觸的過程中 "


Williamson 本來是經濟學的系主任,卻覺得自已該是一名圖書館人他說:「我深深地期待著我能幫助別人,將書籍與資訊發揮到最大的效用,並能夠成為優秀作者與學生之間的橋樑。」,他後來放棄大學教職,向紐約市立圖書館申請部門主任的職位。文中提到: 「當時社會並不重視圖書館員,一流大學的教授,要去當圖書館員,是少有的。但威廉森認為這是他一生的使命。」,直到退休,他還是努力的在推廣圖書館事業著。


我自已不是一個所謂"會讀書"的人,看我的大學時期唸成什麼樣子就知道了,但是勉強算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所看的書的種類沒有一個一定的取向,當兵時,同梯的說我是"唸硬書的老梁",唸研究所時,又愛亂看書,正書倒又看得沒像以前那麼勤了,也許是因為上課都要看"正書",閒餘就無法再提起勁看這些。但是,喜歡唸書可以讓自已不斷得到新知,這個過程讓我得到滿足。
另外,師於不同人,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目標,各種不同階層的人,往往讓我得到許多不同的體認。我喜愛的作家狄更斯的書中可以很名顯的看出這種取向,高潔的靈魂會藏在不起眼的身軀裡,總是可以讓我受用。
也許,圖書館員該更看重自已,圖書館員該是一群對知識懷抱熱情,對學習充滿好奇,對自我不斷要求的人才是,自重而人重之。
Williamson的一生,是 一個充滿熱情的圖書館事業家,我想,台灣目前的圖書館事業,也許是需要這種熱情者吧。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