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這個議題一點也不新鮮,
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人討論,尤其是當新的科技有突破性的發展時,
這種論調就會出現,1970年就有蘭卡斯特 Lancaster預言二十一世紀無紙化的社會的出現,
也認為圖書館將會式微,直到我上大學時,老師們也動不動就把這翻論調拿出來說上二說,
不外是至今也沒有真的無紙化,圖書館仍是學校重心等等…也有不少的論調認為蘭卡斯特太過武斷。
他也的確是過於武斷了。

圖書館的消失
然而,我卻覺得圖書館消失是個不可避免的未來。我的"圖書館"意指目前我們認知的圖書館,
一個實體,有紙本保存,並提供熟知服務的圖書館。記得工程師死黨曾和我說了一句「Internet is Everything」, 我很想回他個二句,但是卻一下子語塞。
當然,很多的文獻資料現在還是放在大型的資料庫中,
圖書館仍是一個中介者的角色,但是廣義的說,他仍是在Internet 上進行檢索,其它需要的資料,或是入門文件/種子文件,在Google的強大功能下,找出來不見得是件難事。再進行雪球式的搜尋,就某些人來說, Internet is Everything.

從圖書館功能來看
保存典藏:
數位化典藏的趨勢無庸置疑,目前紙本仍為多數,但是在台灣,快速而能查檢的西文期刊資料庫已取代訂購紙本,這些只是目前,在更遠(但可見)的未來,在可書寫式行動媒體的出現,出版型式改變為電子化,紙本不再出現時(別說不可能Phillps已發展可捲型紙式oled營幕,2006量產),圖書館的保存典藏功能就會大減。慢慢的,資料不用再進圖書館來利用查找,圖書館會成為如博物館般的保存典藏早在沒人用的紙本。
檢索:
有自七○年代圖書館進行第一代自動化以來,圖書館員們不斷與資訊專家合作,期待能呈現讓使用者能輕易使用的檢索系統,由指令式查詢,到現在的Webpac系統,將來一定會有能以自然語言檢索的系統出現,有趣的是,圖書館員的地位卻隨著系統親和力的增加而下降,當知識入口的金鑰不再是圖書館員所獨占,而換成使用者自行開啟,這種現象是可以理解。
現在,圖書館員,尤其是參考館員,還可以在檢索技巧上比一般人占有優勢,但是還能持續多久?
會有更好的介面,更容易的系統,當圖書館員努力發展系統到了頂點,同時,也是把自已的另一個舞台?去。不是全部,但,不可否認的,是少了一個能直接接觸讀者的機會…
教育:
遠距教學、數位化教學,數位參考服務(Digital Reference Service)都是有教育的功能,但是,我們教育的內容是什麼? 是圖書館利用教育? 是資料庫簡介? 當圖書館的檢索利用已簡單到不再需要"教育",還有什麼好教育的? 圖書館當然也負有社會教育的功能,但是,那是指圖書館的文教功能,當人們不再進圖書館我們的功能,還有多少呢?

從圖書館的服務面向來看
參考服務:
系統只能處理資料(data),而無法處理知識(knowledge),當人們遇到問題時,參考館員仍能幫忙他們,系統還是無法取代館員,但,還能多久呢?
目前國內的CDRS(http://cdrs.e-lib.nctu.edu.tw/)是系統能幫助館員的系統,也是目前可行技術最高點,
但在可見的未來,更快速的電腦技術下,如量子電腦(Quantum Computer)等,人工智慧AI的發展若突破性的發展,語義分析是否能釐清人們自然語言下的意義,而取代大部份館員的工作?
技術服務:
電子出版在台灣已經無聲無息的展開,PCHOME、商業周刊等各大雜誌都已推出了Zinio電子期刊的販售,為了不衝擊原有的出版,加上硬體的成熟還有段距離,出版社並沒有大張旗鼓的推行,卻害怕將來跟不上,於是一家一家的進行電子出版,可預見的未來,這些電子期刊/電子書的書目資料都在網路上唾手可得,運用現在的google只要會進階的操作,就可以查到書目,再一點,就可以Download下來,這不是不可能,編目的需求還在嗎?館內的編目功能也許只要從出版商那匯入就進入館藏,或是讀者直接進入出版商DOWNLOAD圖書館典藏流通採購分編全部技術服務都失去其價值。
這個論調是不太可能,畢竟牽涉的市場機制和閱讀習慣不是能輕易進行大改版,但就技術而言,
是決對可行。同樣有趣的是,圖書館員們為了能讓讀者方便使用資料,也努力的向這方向行進,
DOI等技術就是如此,走到頂點,也是把自已的舞台消去。


我想,很多老師會和我說,圖書館不會消失,只是改變,我也相信如此,只是當走到了這一步,
圖書館員的角色是什麼? 是系統設計者? 是資訊加值者? 是學科專家? 是書目專家? 還是都是?
悲觀些說,還是都不是? 以上有哪一個是只有圖書館員能做,而其它人不能做的"圖書館專業"?
系統專家有資工、資管的人,資訊加值有教育學門、教育科技的人,學科專家有各科學者,
書目專家,只要有人願意對領域進行研究,都可以成為書目專家。圖書館的核心價直不足在此又顯現出來

Shera提出資訊理論有其限制,只重視資料控制的學科,會成為控制藝術家與資料機器,他也提出,
圖書館員應以其知識為特色,而不是工具,若電腦不保在工具與奴隸的層次,我們將會成為魔術師的學徒,失去了思考能力,簡言之,圖書館員應該對知識有更深的認知,才能有存在的價值。
同樣的,圖書館員要認知到,我們的未來並不是簡單的提供服務而不去進行深度服務。更不是一個朝九晚五的生活,而是處處危機,思考出路,求變才是圖書館的不變吧。

Gary Price 在What Google Teaches Us tha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Searching
(http://www.infotoday.com/searcher/nov03/price.shtml) 提出Google有哪些能讓我們借鏡的地方。
其中有提到館員和google之間不同的價值,雖少少的,但可以參考,
下次再專文介紹。

--
後記:事實上,我是希望圖書館的事業是一片大好,如果有任何不同的想法,由衷的希望能讓我改變想法
請不吝指教。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ne Lee
  • 我也覺得圖書館的消失是必然的, 向高速公路的收費員一樣,工作機會最終被電子時代潮流所衝擊流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