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轉寄給我,告知了一位前輩的過世:王省吾先生
我對王先生,真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輩份太淺了,
查了王先生的生平,資料,才對他的著作「圖書分類法導論」有些印象
(圖書分類法導論∕王省吾編著,新訂1版,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出版部,1982年)
在大一的時候應該有當作教科書使用過或是看過封皮吧。
那時的網際網路並不是大學生的第一工具,還是得進到圖書館總類櫃上找資料,
那時對王先生有些印象吧。
不過我對分類編目,可以說是一點天份也沒有。
自然沒有太多的認識。
今天稍找了一下王先生的資料(用google就不用再進館站在總類櫃前了)
卻意外的發現了一些耐人尋味的資料。
1.王先生雖於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任館長十年之久,
但是在該館內部風評如何,由邱煇塘 編 的館史中可以找到些有趣之處,(請看第九任館長王省吾之處)
摘錄一些如下
但是,王館長當時並沒有接受臺灣大學中文系黃得時教授之建議,將本館蓋於台北市新公園內之音樂台台址上,...後來,王館長透過教育廳協調,由當時臺灣省立台北工業專科學校(即現在的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明明本館門牌為新生南路一段一號,卻把本館大門開設面對八德路,大門也不在圖書館建築物的正中央設置,偏偏開於左側右虎之小位,而且大型的建築物不是採「工字型」設計、就當以「H字型」建築、或是中央闢為走廊,以資兩面採光,節約能源。王館長並不此之圖,還讓館長室面對隔棟建築物之公共廁所眾多尿斗,好像「路邊的尿桶」,釀成日後本館的種種紛擾....一般政府機構,其建築物應該是大門有台階及車道,才能顯示其尊隆與肅穆,.....然而,本館之建築非但不如此,尚且其建築地基還比路面低,曾經造成淹水之現象.....值得我們三思。


由於新館館址在當時來說尚屬偏僻,不獲學界青睞,只有辦理兒童及學生之作文比賽以求吸引讀者前來利用本館,並且主辦圖書館工作人員講習會,充實圖書館工作人員之專業知識。而此一作為,等於是替外行人漂白,反而是置圖書館學科系畢業的學生於不顧;天下事其不公平者有若此,此舉並一直沿襲至今,圖書館系畢業生要謀職真是艱苦無比。

在官方網上的館史,出現這些文字,的確很耐人尋味,其中想像空間真是不少。

2.簡體資料比繁體資料多

王先生應該是屬大中國主義的人吧
解放軍日報上有他的名字出現,在新華社上也有他對統一的言論。
也難怪在找資料時,簡體資料比繁體資料來得多了。
若在現在的台灣現況,
紅帽已然上身矣。又扯遠了,政治非我之長…
另外,余光中也和王先生有一面之緣啊…

最後附上王省吾先生的生平

與新聞報導
---
台灣圖書館學先驅王省吾在澳洲過世 (中央社記者劉育敏雪梨二十五日專電)
台灣圖書館學先驅王省吾,二十三日在澳洲坎培拉過世,享年八十五歲。王家親友已於十月二十五日在澳京華人教會舉行公祭。 王省吾早年曾留學美國及澳洲,研習圖書館學及歷史等。曾在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工作多年,並擔任台灣省台北圖書館館長九年,後為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延攬,出任該館東方部主任長達二十一年。王省吾曾出任台灣師範大學圖書館學系副教授,並出版兩本圖書館學專書,分別是「圖書館分類法導論」及「圖書館事業論」,對台灣圖書館學研究與發展有重大貢獻。王省吾移民澳洲後,除繼續在專業領域內貢獻所學,並藉其擔任澳洲國家圖書館東方部主任的工作機會,致力增進澳洲與台灣在文化及學術方面的合作,尤其在圖書館學學術及實務交流貢獻頗多;此外,王省吾更利用公餘時間熱心照顧台灣留學生的生活起居及學校課業,協助旅澳華人建立坎京華語教會,是坎培拉華人社區極受敬重的精神領袖。王省吾於一九八五年退休,一九八六年獲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頒贈澳大利亞勳章,足見王省吾的專長及貢獻已獲澳洲主流社會的肯定與讚賞。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