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議題了,不多談~只記錄一下近來發生的事情的體認,是紀錄而已。

圖書館員常常會有種資訊的焦慮症狀,一堆新東西新資訊我們來不及去學習,因之,常常會思考,到底我們的專業在哪裡?也因此會產生「追逐新議題」的現象,出來一個熱門議題,就瘋狂的去學習,以免自已落後失去競爭力,同類型同議題的會議會在某一段時間如同海嘯般的湧來,從metadata到Web2.0到電子書到雲端科技…

學習是一定要的,但是在學習的過程裡,不禁會思考:我們的核心價值在哪裡?

我們的核心價值在哪裡呢? 在追逐新科技的「點」的同時,我們的得以立基的「面」在哪? 問過恩師,她總是笑說我們的價值在於具有「統整資料」的能力,也要我不用擔心,我們如同侏儸紀公園裡的恐龍「生命會找到出路」。圖書館遇到挑戰也有一陣子了,也不見它就消失了…


然而,心裡還是毛毛的,我還是看不到我的核心價值,或是,我不認為我有「整合資料」的能力,在校所學、工作所為,均是在一個點上的訓練,還是看不到面。

這幾天,看到了一本討論GIS(地理資訊系統)與LIS(圖書館資訊學)的書,覺得很有趣,就寄給在加國的梁董弟,董弟在加國教授GIS誤老外子弟,愛國心十足,雖有零散看到GIS和LIS的Paper, 但從沒有看到有人把我們二兄弟所學的領域結合出書,就寄給他一些節錄,董弟就回了封信:

 


  • "In the workshop,one interesting topic is about how to preserve "digital spatial data".  Lots data are generated by users now (User generated content). For example, in Haiti rescue mission, lots data for emergency responses in Haiti were generated (such as road blocks data, collapsed houses, etc.). One question is....should we preserve those data??  If yes, how?"


(他在國外掙口飯吃,不得已得用洋文回信,老哥能體諒他,望讀者諸君也能體諒。)

 

 

這段文字敲了我一下(Hit me!)

這不就是圖書資訊學的核心價值啊…

面對一個知識領域時,圖書館員是最該具有收集、整合、標準化、資訊探勘與整合介面的Keyman

(拿去,給你這把知識的Key,快去救尼歐吧-設計對白)

而不是只縮限圖書領域的採購(收集)、編目(標準化)、系統、和檢索介面而已,愈來愈多的新領域反而讓圖書館員更能顯示重要性…

以digital spatial data(時空資訊)來說,美國每天產出2TB的資訊,在GIS的研討會中,也有學者提出要怎麼來保存,圖書資訊學的訓練就可以介入其中,他們有需求,而LIS,就該是能解決這需求的學科才是。

 


換言之,圖書資訊學的圖書二字,勢必要再進化,圖書只會限制他學科對我們的認知…圖書資訊學是門讓原本雜亂無章的資料,整合統整後,成為可利用可檢索的知識體系的學門,LIS的相關系所的課程,也是要培養有能力有這樣思惟的學生(好難!)。

 

 

 


 

創作者介紹

梁董的吧台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