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於對岸的數位圖書館發展之快速,一直覺得很佩服,不論是北大方正,或是萬方數據庫,都是規模相當大,也很有成效的,更厲害的是,他們都是一個成功的獲利模式。
但是如何發展的? 其中的過程? 卻是一點也不了解。

明天有個研討會「海峽兩岸數位圖書館建設交流研討會」裡有幾場議題:
中國科技資訊事業回顧與發展
大陸數位圖書館之資訊資源建設現狀及趨勢
中國數字圖書館發展10年回顧

該能有一個很完整的描述,並有場是由 飛資得Vivian學姐主講的 「Web2.0來談機構典藏」,對我個人來說也相當有興趣…

Anyway,現在也不是研究生,說走就走,不過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多去了解了。

一些會議資訊:

時間及地點:
會議日期:2006年12月27日(星期三)PM1:00 - PM4:50
會議地點: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米開朗基羅廳(C03)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85號B1 TEL:(02)8780-0865

相關網址:http://service.flysheet.com.tw/online/061227/Apply.html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翻譯這篇文章的同時,在LibraryViews學長的blog處,許多的同道正在討論核心價值,看了許多的意見後,有些感想…

在找核心價值的同時,其實是一個自我定位的再次確立,非常同意 joanna的「核心價值不是想出來、也不是說出來、而是做出來的,越是站在第一線的館員感受越是深刻。」
這就是為什麼我想要去找出核心的原因,對我來說,如何能做到良好的服務? 為什麼圖書館員要做良好的服務? 哪些服務是我們足以以專業自豪的? 這些問題都能有個答案,才能說服別人我們是個專業,才能說服我自已我們是個專業,有核心,我才能站得更穩不致迷思於變化如此之快的現代理,並引以自豪。

所以,該去想,自已想的答案才能滿足我自已,不認為那是學者、老師的事情,老師們給的答案也許是對的,但是知道是對的,與認可這是要做的是二件事,唯有自已認可,那種力量才不一樣,並能為這專業而去fight應得的待遇。

也許有些鄉愿,但是自已的事是自已的,不是別人的,認可也是自已給自已的,別人給的都是別人的事,工作了這陣子,不可否認的,與學生時期相比是另一種不同的感受,理想是理想,現實是現實,但我不認為這二者有衝突,但只相信做自已該做的,做雜事也好,做小事也好,當館員的專業核心理念確立後,才能明自這些事的意義。

另一位Sato網友說得也很對,圖資人「而且個人覺得唸圖資的都把理想定的很高 說的很完美 , 感覺除了編目 其他的東西都是別人的 」
聽來刺耳,但是絕對是一針見血的指出了目前圖資教育上的問題,圖資教育出來的「專業」人,除了編目外,對其它人來說,一點也不專業,那我們的核心在哪? 該要怎麼能立足於讀者之前呢?

這也是我要去思考的事。

個人不覺得理論與實務是二件分開的事,唯有把理論應用在實務上,才能有進步,並確立自已的信仰,我個人的經驗是在唸研究所之前,我只做事,而少思考,時間過去,只覺人生無味,但在研究所的恩師們啟蒙後,原本的工作像是變了樣,「原來這是因為如此才要這樣做啊」「原來這是可以這樣想的啊」「原來這是這個意思啊…」,不同的視野像是進了另一個世界,動力又是不同…

這個在找的旅程才開始,若「不幸」,可能要追尋一生還不能有所答案,然,這都是自已想做的而已。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些是什麼意思呢?

我在這些看似雜亂的例子上發展關注上花了不少心力,對我來說他們似乎或明或暗的表現出在二十一世紀的前十年裡圖書館以及資訊專業裡的挑戰。它們描繪出了比以往都急劇變化的藍圖,大多是發生在圖書館以外或由商業界所主導的。在商業模式的範圍裡,這混亂而矛盾的藍圖正結合各種因素並進行實驗,而這藍圖是由敏銳而有力的使用者提出需求來建構。請容我引用在工業界備受尊崇的David Warlock(Information World Review 2006)所說的話:
「...使用者正掌握了網路,並展現在傳統紙本時代時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如黃金般價值在於使用者在分辨、選擇、個人與客制化上強大的能力,一如在資訊工程網路的高階使用者一樣(p32)。」

但是像這類的挑戰,對圖書館和資訊界,在快速變遷與競爭的環境裡,也是個充滿刺激地扮演嶄新的角色和發現新的未來的機會。無論如何我們只能選擇改變,而且若想與未來接軌,我們還需要改變得快些。

圖書館與資訊界的挑戰
圖書館在二十一世紀的挑戰在於身處快速變遷、混亂與充滿競爭的環境中,是要發現新方法來增加價值還是維持原有的,在這二個分岐點上必需要做出選擇。在圖書館的未來模糊不清的當下,也正是個圖書館挑戰質疑一些久遠的學說和基本政策的好時機:

*我們要如何服務這些沒有耐心的Google世代網路使用者他們的數位理解能力上的需求。
*我們要如何繼續研究和學習,當這些新東西在圖書館外面不斷快速發展時。
*「圖書館是個場所」要怎樣能最適合的方式實現?
*我們該著眼於資訊鏈的何處? 哪些是我們不該做的?
*圖書館如何能提供有效率能兼顧數位與實體的職位,而我們要在非傳統的資訊,如e-science資料裡扮演什麼角色。
*出版權與智財權是如何地改變,而我們該如何因應發揮影響力和回應。
*那些種類的技能是圖書館該去資訊、科技上開發並改進的? 是同時在知識探勘與呈現,和新方法來搜尋二者上著來來利用圖書館的館藏嗎?
*哪些種類的合作與聯盟是圖書館需要結合目前的館藏並創出新的產品和服務用於文獻傳遞上?

這些是當我們規劃我們的2004/2005的新的政策時,我們在大英圖書館自問的一些問題,科技正來勢洶洶的翻轉我們原有的學說,它正改變著所有參與者的角色,它也允許愈來愈多的各式有不同並更高需求度的使用者有更多的選擇,以符合他們的生活方式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些問題,所以連結在周一時才會再開放,不好意思
再認感謝同仁的辛勞,

本次Web 2.0與圖書館研討會的全文資料,已公佈於此
http://www.lib.tku.edu.tw/bulletin/10years5.shtml

為pdf格式,有興趣的人可以去下載喔…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在這次的Web 2.0與圖書館的研討會結束後,對我來說,核心價值的確立更重要,而圖書館,或不只圖書館,只要是與資訊有關的產業,都同樣面臨資訊快速變遷的挑戰,圖書館的定位又會在哪? 在不清楚之前,館員如我,很容易在追逐新科技的同時失去了自已的價值。

在現在,「圖書館是什麼?」「圖書館的定位是什麼?」 是我很想要確立與了解並加以認同的一件核心要項。

昨晚掃瞄這一期的Library Hi Tech,開宗第一篇就是「Re-defining the library」,大喜之下開始研讀,
大致看過,作者提出的七點思考,之前也有零碎的思考過,並散見於blog中,但作者將這些思考統合,繪出較完整的思考方向,但這篇還是無法滿足我對於圖書館在新時代裡的定位的確認,雖然非常具有參考價值…


本文作者Lynne Brindley是大英圖書館的CEO,對於圖書館的趨勢,她一直密切關注,並持續提出她的想法。

將於這幾天將全文翻譯完畢


Re-defining the library
By Lynne Brindley, The British Library, London, UK



目的:
本篇原是於Bielefeld會議上的專題演講。探索在數位時代裡圖書館面臨的挑戰,並思考圖書館於其服務與技巧上的重新定位以維持他們的貢獻。
研究方法:
提供了極具廣度的近期文獻資料(2003-2006)並且透視解構圖書館面臨的挑戰。並在從這些範圍裡提出大英圖書館的案例來確立主題,以重新定義「圖書館」
研究成果
這篇文章明確的提出圖書館面臨的挑戰。透過作者以七個主題為中心的案例研究,重新定義二十一世紀裡「圖書館」的概念:

1、了解你的讀者並貼近他們。
2、重新思考實體空間並創造一個值得嚮往的藍圖。
3、將行銷整合於組織之中。
4、將原有的紙本資料透過數位化提供數位利用平台。
5、減少原有的成本並持續改善傳統服務的效率。
6、在創新與數位活動上投入更多資源。
7、擴展我們的族群並確立加入了正確的技能


---內文翻譯---

淺談! 挑戰! Flavour of the challenges (我不知道要怎麼翻啊)

當我開始準備這篇報告時-我前面是空白的銀幕,幾杯咖啡下肚,所有能做的替代活動都做光了- 我碰巧在家收到Information World Revew (2006)一月號的影印本的信。我需要來稍掃瞄一下在前幾頁的主題來指出我們面臨所面臨的挑戰,請容我與您分享:

*維基百科裡的科學文章正確性被「自然」期刊認可。其錯誤率並沒有明顯的高於百科全書。

*圖書館強力去擁抱第二代網路科技Web 2.0以滿足讀者需求,並聲稱現行的圖書館目錄標準和MARC與A39.50需要被XML科技取代,以讓更多的網路服務能利用並被檢索,圖書館目錄已被與Amazo與Google相比較。

*Open Access的議題在科學界已走到二個不同的方向,科技與醫學出版商,哈佛大學、Blackwell出版商,Springer都已簽定 Wellcome Trust Open Access模式,而荷蘭(Elsevier,Wolters Kluwer)和北美(Wiley, Sage)持續對Open access 無動於衷。

*Michael Gorman認為浪費錢而把學術資料數位化過程搧了一巴掌,正當德國圖書館館長Elisabeth Niggemann主張不論是公眾或是私人都要進行以讓更多人能檢索利用館藏。

*Apple在英國倫敦Regen街上的旗鑑店正為圖書館計劃一個模式,讓他譬能重新塑造空間與提供的服務來鼓勵知識交換與解決資訊目題。


也有個今年的評論(Chillingworth, 2006)-2005年震撼你世界的故事(The Stories that Rocked your World in 2005) - 這只是個題目的樣本用以指出在僅僅12個月裡的世界所表現出的複雜性與變化性。

在2005年的一月,Google宣佈它要把五個主要圖書館館藏數位化的計畫,包括了哈佛,接下來包括Yahoo與微軟的Open Content Alliance(OCA)計劃,大英圖書館/微軟同意把數以萬頁計的資料數位化。Macmillans出版社與Bookstore一起參與數位化,出版商和作者以違反版權的法律打擊Goolge,然後Amazon宣佈一項可以以頁、章節來買書的新服務。數位化從來沒有像現在成為這麼熱門的議題過! 內文也許真的是王道,至少現在是如此。

但是在英國Bangor大學的主題館員被受到威脅,與網路相比,他們不被認可有提供足夠的貢獻,並而在科學博物館的圖書館在面對財務危機時就被關閉了。

有關數位化環境的控制與立法的議題强烈的浮出檯面。在英國,資行行動自由資訊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已開始施行;當恐佈份子炸彈攻擊倫敦的那年,恐佈主義從來沒有從與制訂警察權力與犯罪証據新法的頭版上消失過,而新的恐佈主題法案威脅到館員和他們平日活動並要求他們妥協。而在這一年結束,英國政府宣佈對在數位化環境下智慧財產權的評論,並於2006年施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次「Web 2.0與圖書館」研討會裡,黃鴻珠館長提出了一個問題:「在現在Web 2.0的時代裡,圖書資訊學的教育該何去何從?」

是啊,該何去何從呢?

有個現象蠻有趣的…
本次研討會,在第一天的最後的議程座談會裡,與談者全是資工或是資管背景的同道(除了我以外),在談Web 2.0時,很早就開始應用的人,也是對於資訊有高度興趣的圖書館同道,並有資訊能力能安裝並撰寫程式以應用於圖書館。
就我的感覺來看,圖書資訊學與資訊愈來愈緊密,與圖書的距離卻是愈來愈遠了。

在大學時,我們的確是有開程式語言的課程,是自已不夠好學,以致於修完就還給老師了,當初也完全不認為將來在圖書館裡工作不會用到這個技能,現在看來,倒是後悔莫及…
正如溫達茂先生在第一個場次所提的,Web 2.0時代,圖書館員卻是只有到0.98,硬就是少了0.02,這0.02是需要什麼來補呢? 而在變動如此之快的時代裡,畢業至今才六年,我們當初學的Book in Print已經沒有人在用了,我們學的百科全書的哪一版比較好、哪一版比較有權威。現在連版本都沒了,直接上網使用…線上資料庫從telnet到現在整合查詢,圖書館的角色與功能在六年內變了多少? 才六年…圖書館員要重新學多少新的角色?

的確,對館員來說,的確是挑戰,然而在其它各專業卻也是如此。

前週,與教育科技系的老師聊天,他說現在是個「高度取代性」的時代,以其專業來說,你會Photoshop,別人只要花一些時間也會Photoshop,你會Web CT,別人也會Web CT,科技愈進步,愈user friendly,就代表被取代性就愈高,他最後下了個結論,「所剩下的最重要的,就是核心」,只有清楚的認知核心價值是沒有辦法被人所取代的,同時,若是認清自已本身的核心價值,不斷的學習新知,也是水到渠成的結果,自然就會更有競爭力。

對我來說,擁抱圖書館員的核心價值:服務讀者,就是那個趨近完美的0.02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