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問題很基本~
當然是愈快愈好,為的是不要影響到讀者的使用權益~

但是,圖書館員有沒有權利收走在閱覽桌上的書呢??或是多久才該收走呢??
按上面的準則,也是愈快愈好!
但所謂事有「過或不及」的問題

案例一:
某館員對於桌子有種近乎完美的要求,只要有書放在桌上,他心中的熱血就會沸騰「我要讓資料快速的流通啊啊啊啊啊…
北斗館員:「收收收收收收啊啊啊啊啊噠噠噠噠噠............」

然而,有時讀者是離開一陣子,書就被收走了,常造成困擾,萬一一個不察,把讀者自購的書也收走了,不見了,館員還得要賠…這筆帳要怎麼算呢???

案例二:
圖書館有位差不多先生,凡事差不多就好了,「今天上架和明天上架還不是差不多?」「一書車和二書車滿了再上架還不是差不多?」哎~差不多就好了,
於是乎,讀者電話一直響,「你們的書到底上架了沒啊,紀錄上都還回了一周了!!」「哎唷,借得到書和借不到書不都差不多,差不多就好了啦」

過或不及都不是好事兒,那有沒有準則呢???

那需要看一下圖書館的性質了…
以在下的大學圖書館來說,基本上我覺得在閉館前都還是不要收會比較好,待閉館時再收至書車上會比較ok,而流通回來的書,當然能快就快。
也有例外的時候,像是期中期末考前,四個人的大桌子就是四本書,沒人在那,非常明顯的就是要占位子,這時,就請北斗館員來處理就ok!!!!

北斗館員:「收收收收收收啊啊啊啊啊噠噠噠噠噠............」

而小型的研究圖書館,能明確掌握讀者去向的圖書館,就可以直接將利用完的圖書歸架了。

總之一句,「千變萬化,存乎一心,不要白目而已」





---
*白目者,不識相也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過SCI是Stupid Chinese Idea,SSCI就是加一個Super Stupid Chinese Idea,這可    真的是不分兩岸,但當台灣除了圖資界和少數的學者外在提醒外,大多數的研究單位仍是把SCI/SSCI當作唯一主要指標來評估時,對岸已經針對SCI亂象進行反思。

這個新聞「功利侵蝕 教授稱“核心期刊”像臭豆腐」,就是一篇說明很好的反思。

“核心刊物”就像一塊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因為這樣“一刀切”、“條條框框”的辦法對于管理者來說最簡單、最省事。

幾段讓我心有戚戚或是印象深刻,若是不明白以單一指標會造成什麼問題的,可以看看下面:
「 以“核心期刊”為主的量化考核是一種低層次、懶人的管理方式,是當前高校粗放型管理的典型表現」
我同意,是以核心期刊為主,而不去思考其它的Factor,是很「粗放」的…

「不合理的核心期刊評價方式滋生了種種學術不端現象。為了增加論文數量,有些學者在國外的刊物上一稿多投,又翻譯成中文拿到國內刊物上發表。一位工業大學的教授,竟然一稿十幾投,甚至連論文的題目都不改。有一位科技學院的學者,竟然一年發表SCI論文65篇。」
這不是只有大陸有,台灣也有人教你如何能在SCI上露出的技巧喔~還開班授課呢~!

「大量排隊等待發表的論文,使學術核心期刊成為一種稀有資源,為發表文章而交納“版面費”成了公開的秘密。據有關人士透露,以一篇4000字左右的論文為例,普通學報所收的“版面費”一般是320元-700元,普通中文核心期刊上升至800元-1200元。”」
台灣大多是期刊給稿費,所以還ok…不過學術期刊環境再惡劣下去,我看很難說~

「一位研究生為了完成必須在核心刊物發表論文才能畢業的任務,靠賣血交納了“版面費”。」
靠~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那拿博士不是都成木乃伊了…

「“核心刊物”就像一塊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因為這樣“一刀切”、“條條框框”的辦法對于管理者來說最簡單、最省事。」
這說明了為什麼政府喜歡用這個當指標了,小孩愛吵,就拿數字給你看,簡單明瞭,主管機關:「呶~成績單給你看,這麼難看還要糖吃,回去吃x吧~!」最可憐的人文社會學科(摸摸鼻子):「喔~!!」

常認為,一個不好的制度,會影響到全面,沒有一個學者,會希望是用這種方法來求學問,(當然,除非他不是一個真的「學者」),很多學者也是無奈下求方法而已。
昨天下班後,到家pub 放鬆時,看了本INK印刻雜誌,該其有篇專文「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談考古學者李濟、董作賓和其學生(名字忘了)三人的關係以及求學的方法,當時是1950年代,經濟不佳時,該文讓我看到其不管名利只求真理的冶學態度,更重要的是,當時環境雖不好,條件雖差,但是沒有人用指數來評估他們的價值,更不用煩惱要送多少文章出去,如果這些大師活在當時,搞不好被解聘都有可能~哪有學術是用量產來計算價值!,又不是母雞下蛋…

再不正視這個亂象…學術在社會地位只會愈來愈往下走,說真的,不是什麼事兒都要像政府一樣,愈做位格愈低的~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照例,今天早上在上班前,睜著開不了的眼,開著電視去刷牙洗臉,聽著新聞台為我讀早上的報紙,是的,台灣的電視台基本上早、中午都是在讀平面媒體的新聞配上「資料畫面」。

Anyway,我聽到了這則新聞「多數大學生 不參加社團
摘錄如下:

國科會在九十四學年委託學者調查兩萬多名大三學生的生活。分析發現,從不參與服務、體育、藝術、學藝、音樂性社團的人,都超過半數,社團這個「大學三門必修學分」之一,已成少數學生選修的冷門課程。調查也顯示,超過四成大三生從不或很少去圖書館,經常去的只占一成六。

 不去社團及圖書館,學生課後都做什麼?調查發現,近八成從不或很少預習功課,平均每天上五節課,課後
在預習、複習、寫作業的時間不到三小時,卻有半數每天花兩個多小時上網,且上網以交友聊天、打線上遊戲居多

真的,就在前天研究所同學來台北相聚,我們就到一家不錯的日本料理吃東西,身坐外圍的我就一直聽到旁邊的約高三、大一的學生在說手機:
「你就放震,然後疾跑,別忘了召喚,而薩滿也得要拉它進來放圖騰補血@#$!$#!……」
以上是我還能了解的,他說了二十多分鐘我哪記得那麼多!!就這樣看,我想學生真的花很多時間在game上…

回歸正題,的確,在網路發達的社會裡,進圖書館的需求是比較少了,像是理工科的大學生,窩在實驗室裡比在圖書館泡妹來得用功,但是…四成三沒進圖書館! 天啊~!!

很想找到這個新聞的原始來源論文,看看他的研究方法。 圖書館真的真的在一個困境裡,而充斥不愛去圖書館的學生的國家,就我來看,也是在困境裡………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近日真的很忙…我一忙就搔頭,現在可忙到頭髮被搔到髮線有向上的趨勢,就連去剪髮時小妹幫我洗頭,眼前都出現大片落髮的幻覺,歷歷在目的真實感讓我在她問我「先生,這樣夠不夠用力時」很想大叫「不要再捉我的頭髮了啊啊啊啊…」
雖說如此,無間道裡的經典台詞:「出來混,總有一天要還」一直提醒著我該做些事兒…

好,那就把目前在做的東西列出來,免得都做一半做不完:

1.近五年圖書資訊所研究所招生情況小研究
這個我想做很久了,目前也有初步結果,但是一直未完成,這周完成!!!! 有些有趣的數字出來,但還沒完成在職專班部份…

2.資訊科學經典文章的Review與摘要
近日看了不少,但是都是看過沒時間寫下來,下周重點!!!!

3.Wiki在圖書館學的應用
之前看得都沒整理,近日也來整理一下唄


「給個機會吧,我想做閒人…」
「對不起,我是館員,是不可能閒下來的…」
「……………」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前文IPOD在圖書館上的應用與 PODCASTING(續)時,對於Podcasting的定義是採由Wiki與李定瑋的「個人化廣播新媒介—Podcast之初探」中的定義:「以iPod為代表的多媒體檔案播放器,來接受以類似廣播(Broadcasting)模式所發佈多媒體內容的行為。」,而這個定義卻很容易誤導人認為Podcasting和iPod有必要的關係。

但事實上,雖然Podcasting在起初之時,的確是以iPod做為播放器,也和iPod有密切的關係,但在現在,Podcasting並不是必需和iPod連結才能使用。

這幾天看了看其它的Podcasting的文章, 可以把Podcasting的定義由技術型式社會意義二方面來重新思考。
技術型式方面,
Dave Shusher提出Podcasting必須具備三個要件:

1.必須是一個獨立的、可下載的媒體文件;
2.該文件的發佈格式為RSS2.0 enclosure feed; 
3.接收端能自動接收、下載並將文件轉至需要的地方,放置於播放器的節目單中

社會意義方面
而在大陸的播客天堂網站的Podcasting:由来,含义及译法――兼答bxy裡,整理出定義名詞出現,如「Personal On Demand」(個人隨選)、「Personal Option Digital」(個人數位選擇)、「Portable On Demand」(行動隨選),與Casting合併則為PODcasting,分別說明了其個人自主性與行動性高的特點,也不再受限與Ipod關聯性過高的不正確誤解。

另一個問題是Podcasting是只是用聲音為媒介嗎?
在去年我是這樣認為的,但這個要進行修正,事實上當ipod 五代出來,支援video時,PODcasting就不止是聲音的傳播了,而在各家定義上也不以狹隘的聲音為媒介,取代的是媒體/多媒體。

剛寫完一篇稿子丟出去,因時間關係,自覺還有很多要厘清的部份,寫得也不好,希望短期未來能整理成文,統整出更完整的意念。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Youtube是一家視訊語音分享的服務平台,它能把各式的視訊檔案轉成Flash檔放在網路上與人共享,站在內容至上的角度,之前我認為這類服務因為製作門檻較高(需要視訊設備、需要基本影音編輯軟體,需要演出)所以內容產出不易,該是較難風行,除此之外,之前對於影像檢索方式是以Tagging(也就是使用者自行下關鍵字)的架構,能不能有效的查檢到所需要的資訊也有些存疑。

很明顯的,我低估現今世代的電腦能力~也錯估了Folksonomy的威力。
看看這個新聞: Google打算以16億美金併購YouTube



Folksonmy(俗民分類、通俗分類)是什麼? 在XXC兄自建的wiki下有很完整的解釋,不過我還是用自已能理解的方式解釋:一般大眾自行訂定關鍵字的分類

再看一下wiki下的解釋:
Folksonomy是由 Thomas Vander Wal 所創,以 folk (或 folks)與 taxonomy 所組成的詞彙。而taxonomy是由希臘字的"taxis"與"nomos"所組成的。"taxis"指分類(classification),而 "nomos"是指管理的意思(management)。"folk"字源是德文,意思是人民、群眾(people)。因此"folksonomy"(俗民分類)指的是平常百姓的分類管理系統。

Youtube正是利用Folksonomy的案例,不可否認的,Folksonomy在這個案例上能滿足大多讀者的資訊需求,讓他們能找到所需要的資訊。自許為資訊專家的我們可能會問若俗民分類已能滿足需求,那在校所學的分類法難道已經不再重要了嗎?

個人認為不是如此,Folksonomy能適用必須有幾個條件:
1.資料量龐大
沒有經過資訊訓練的使用者在進行分類時,一定會有些盲點或錯誤,但是若資料量龐大且重複性大時,同樣的內容可能有許多的關鍵字時,搜尋的結果反而能滿足所有的面向。 像是以這張圖來說


可能甲讀者只會下片名「嚦咕嚦咕新年財」和主角「劉德華」為keyword、乙讀者會下「劉青雲」、丙讀者會下「梁詠琪」,較深入的讀者會下「麻將」、「電影」為關鍵字,更誇張的人可能連劇中經典句「好鳥回巢必有因」「好朋友,你回來了」都立為keyword,在資料量龐大下,能找到資料的機會則較大了。 的確,精確度不夠,但是在第二個條件下就可以容忍了。

2.非學術/精確/嚴謹領域較為適用
以醫學為例,一個專有名詞下的相關論文有可能有數百篇,如何精確的找到關鍵文章是非常重要的事,Folksonomy在此是不適用的,但是像是分享影片,kuso等我們可以說找不到也無傷大雅的情境下,結合條件1資料量龐大,反而能滿足大多使用者的需求。

3.檢索系統的相配合
檢索系統須要有一定的統合關鍵字功能,甚至一些關聯性分析的功能,像是哪些關鍵字會常與哪些關鍵字合併出現,提供使用者參考,進以呈現更完整而全面的結果。其實這種技術早有了…

近日有聽過Folksonomy會不會取代圖書分類系統的言論,儘管之前看錯了youtube 的濳力,但是我還是認為Folksonomy雖然具有貼近使用者詞彙習慣的優點,但在學術研究範疇,不愁找不到,只愁找太多的要求精準精確,圖書分類法仍為主流,但Folksonomy在系統/技術的發展不斷演進下,會不會再進一步的應用(如圖書分類系統與Folksonomy以Mapping方式結合等),很值得密切關注。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六月時有介紹詹宏志與詹偉雄二位談Web2.0的座談會http://www.wretch.cc/blog/arshloh&article_id=6350629
今天在在網路上看到了線上收聽/下載http://www.portal20.com.tw/lab20.html,讓我可以重臨現場,
詹先生在網路觀察上的敏銳度是一直我很很佩服的,特別是明日報那時,雖然失敗,但我個人認為那只是作太早了,很多事該能成功,但是時間就是太早了…
Anyway,十一月的時候,中興大學圖資所也請他分享Web 2.0,想必也是精采可期。


小小整理一些我覺得有趣的論點。

Web2.0是將1.0沒有發展出來的力量現在發展出來。
在將來Web1.0和Web2.0只是個網際網路的演變過程
Web 1.0重要的行為是下載,是要如何找到我想要的東西,2.0的行為改變,改為上傳與分享
2.0上行為主軸為連結與關係

交友網站/行為的改變 43things交友網站


還有很多,有興趣可以聽聽看囉…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