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在唸大學時,在台中電台擔任DJ助理的朋友臨時有事,找了我代了1周的班,那時的工作內容很簡單,先是把call in觀眾的姓名寫在白板上,舉起來給在錄音室的DJ看,讓他方便說出「台中的林先生您好…」,第二件事就是把DJ所放的歌記錄下來,然後準備一首二元的播放權利金給唱片公司(該沒記錯吧~)
在那台灣正要脫離海盜王國的名聲時,對還在用錄音帶錄廣播來當唱片聽的我來說,是第一次親身體認到所謂的智慧財產權這件事兒。

itune 新版開始直接支援Podcast功能後,Podcasting愈來愈風行,網路上也隨便可以找到個人所製作的Podcast,然而當這些私人所製作的廣播節目上若是需要播放音樂的話,我想就算要付費使用,也該是不得其門而入,若放在圖書館製作教學的Podcasting來看,光是有聲音我想該會讓人ZZZZ*10000吧…

兒個逛老地方冰果室時,看到了這則舊聞,已經有人提供了解決方案。
Podcast 圈的元老,同時也是 PodShow, Inc 的創始人 Adam Curry 在成立專門提供無版稅音樂的網站 PodSafe Music Network,讓想要製作 Podcast 的趴友們將可以放心的在 Podcast 當中使用這些音樂,以解決Podcasting版權的問題。

若是您以為這兒的曲目全是莫札特、巴哈等那種音樂那就可惜了,在Podsafe Music Network裡所提供的都是現代的流行樂。其中不乏很多很好聽而在市面上無法購買的專輯,對提供的Band或是原唱者而言,這是他們宣傳的一個機會,對Podcaster來說,這也是能免費或是付費使用的好機制~是的,並不全是免費的,只是在這兒購買的音樂都已經授權可以讓你進行Podcasting的編製了。

本來想試用介紹這個網站,但是在註冊時看到Country選項的欄位選項後,心情有小受影響,不想註冊了~有興趣的人可以玩玩看囉,試聽中的歌還真的不錯,當然,只有英文的就是了。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ASL正在做什麼?
除了每年一次的年會外,IASL也積極的推動各項學校圖書館學術與實務上的活動,以下提供些IASL目前的活動成果:

1.IASL電子報 news Letter

自1995年至今,對會員每年發行三次,每期除專文外,各會員國輪流介紹該國學校圖書館現況,可以綜盤的了解全世界各國學校圖書館的發展趨勢。

2. 國際學校圖書館日(ISLD)的推動 International School Library Day

IASL於1999年訂定十月的第四個禮拜一為國際學校圖書館日,今年為10月23日,希望藉由這活動鼓勵學生閱讀,並提供了許多網路資訊資源讓館員閱讀,還有一步一步(Step by Step)的活動範例,讓館員可以輕易的針對自已的學校設計出系列的圖書館日活動。

2005年國際學校圖書館日的logo


3.發行學校圖書館學相關出版品 Publication & Journal

IASL同時也出版School Libraries Worldwide期刊,內容為學校圖書館相關內容

4.書評 Review
針對市面上學校圖書館相關書籍進行書評與摘要,讓館員能於短時間內了解該書/資料的概要與精華。


結論
學校圖書館於台灣一直沒有得到其該有的重視,自幼培養閱讀習慣往往會影響正在成長的幼苗一生,一本好書也往往影響一個人的中心思想,這向紮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IASL看見學校圖書館的影響力,進而要發揮這影響力於全世界,台灣目前這惡劣的環境,更需要更多的館員投入心力於此。本次的年會正是一個契機,讓學校的老師、館員均能同心於此,相信能產生正面積極的效應。

最後,說些題外話,IASL目前的網頁是由冰島大學教授Anne Clyde所建立,這位年紀不小但總是站在資訊最前線的女士,從BBS時代到近年她一直持續關注新科技(如Weblogs在圖書館應用等等 著有“Weblogs And Libraries”)。

Anne Clyde
這位資訊專家一直是IASL的核心人物,然而她沒有盲目的追求新科技卻忘了圖書館的根本,並終其一生都相信學校圖書館的影響力是超乎想像的重要。令人遺憾的是於去年(2005),Anne Clyde因病去世,享年59歲,在IASL的網頁裡有世界各國學校圖書館員紀念她;她重視學校圖書館本質、不忘追求新科技以求進步的一生,該是圖書館員起而效尤的對象。

參考資料:
1. IASL網站:http://www.iasl-slo.org/index.html
2. IASL組織介紹/ 潘淑滿 http://www.klgsh.kl.edu.tw/klg650/epaper/34/IASL_pan.htm
3. 參加2005 IASL 34th Annual Conference(第34屆國際學校圖書館聯盟年會)出國報告書/顏彩雲http://lib.fcsh.khc.edu.tw/94library/iasl/IASL_report/%E9%A1%8F%E5%BD%A9%E9%9B%B2/iasl%E5%87%BA%E5%9C%8B%E5%A0%B1%E5%91%8A%E6%9B%B8yen.doc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ASL二三事

Something about IASL

即將在明年(2007),學校圖書館國際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ol Librarianship (IASL)於台灣舉辦年會,將有世界各地的學校圖書館館員於台北齊聚一堂,對國內圖書館界而言,是台灣圖書館界受到國際肯定的重要成就,本文將對IASL做概略性的介紹,期能藉由了解它以與同道分享承辦該國際性圖書館組織的榮耀。


IASL怎麼出生的?

IASL成立於1971年,其前身為World Confederation of Organizations of the Teaching Profession (WCOTP)之中從事學校圖書館的館員及教師們,在1962年於斯德哥爾摩舉辦的WCOTP年會裡,他們達成要結集學校圖書館團體的共識,接下來的幾年的討論與努力,在19718IASL正式在牙買加成立。Dr. Jean E. Lowrie為首任會長,並每三年改選一次。

IASL每年舉都於不同國家,不同的主題舉辦年會,第一屆IASL年會於1972年的英國倫敦舉行,而隔年則於肯亞共和國,可見其全球、多元化的使命趨向,而今年(2005)為第34屆年會,在亞洲的香港大學舉辦,主題為:Information Leadership in a Culture of Change, 中山大學圖書館顏彩雪組長著有「參加2005 IASL 34th Annual Conference」,文內對於本年IASL年會有詳盡的介紹,非常值得一觀。

IASL的使命︰ 

IASL的使命如下(摘自 IASL組織介紹”)


IASL的任務是要提供一個國際論壇給那些對促進有效的學校圖書館媒體計畫來作為在教育過程裡可行方法感到有興趣的人。 IASL也提供指導和發展方面的建議給學校的圖書館和學校圖書館從業人員。 IASL並且也和其他專業組織和機構合作。

IASL會員遍佈世界各國,成員有學校圖書館員、老師、圖書教師、圖書館諮詢者、圖書館顧問、行政專家以及大學、學院之圖書館學者、圖書館員或圖書館學系之學生。



        上文闡明IASL不只為一年一次的論壇性組織,它更提供了世界各國學校圖書館員一個交換資訊的園地,以專門興趣小組Special Interest Groups

(SIGs) 為例,透過參與SIGs,成員們可以針對有興趣的主題互相討論與研究,IASL SIGs包括了資訊素養、學校圖書館教育、青少年文學、學校圖書館研究等與學校圖書館學相關主題,在網站裡也整理了許多重要參考資料,提供給世界各國的館員參考,若是有興趣,也可以與連絡人申請加入,與各地的學校圖書館員一起分享心得,當然,IASL的會員才能申請。

(待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Web 2.0的時代以來,最讓人熟知的資訊服務該是Blog和維基百科 (Wikipedia)了,所謂的維基百科是種共筆線上百科,可由大家一起編輯並修正,之前讓人詬病的是它權威性與正確性不足,但發展至今,其內容已相當豐富與正確。中文維基百科可見此
維基百科也可以針對主題進行百科的編輯,在台灣主題性維基百科很成功的例子是淡江資圖系林信成老師所做的台灣棒球維基館,收了台灣棒球的許多資料,非常豐富。

這不是今天的重點,今天要介紹的是符合個人興趣「惡搞」、KUSO的偽基百科

偽基百科




 顧名思義,它是偽知識的維基百科,它的英文名為uncyclopedia,直接告訴你這是「不是百科」,它的目的為:
偽基百科是一項協作計畫,其創始人及貢獻者有一個共同目標:
“我們對於偽基百科的目標是創作一部寫實與自由的百科全書——實際是有史以來在瘋癲度及惡搞度上均為最大的百科全書。”

先看一條對「史上最強水管工兄弟」的定義吧:

史上最強水管工兄弟(Super mario brothers)

為蘑菇國勇者馬力歐與魯易治所保有的稱號,但大多數時間由馬力歐一人獨佔。兩人乃東方流派傳人,能徒手擊倒巨大怪獸及發射氣功彈等。有傳兩人並非血親,不過兩人堅稱與對方是親兄弟關係,自稱姓「馬力歐」,由於兩人皆被恐龍養大的緣故,沒有正式的族譜作為考証的資料,所以由他們去吧。


吧,我知道圖書館員對於偽書、偽知識要保留態度,但是~輕鬆一下嘛~
儘管它是集合眾多不正確的知識,但是也是屬於Web 2.0的精神:創造與分享,它雖故意的制作不正確的知識,但是也有對於主流價值的評判,或是對現今現象的另類思考,來看下面這條「成龍」款目

成龍出生於香港,是香港的著名色情狂、爛歌王、大慈父、偽功夫打手及自大狂,其中他主演的《警察故事》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故事片獎,從此他就開始囂張起來,雖然最佳故事片獎和演員根本沒啥關係。

還有這條當紅的「罩見茗

生平
罩見茗是史上第2260名特級廚師,成名菜色為內餡炒穀及特泉棺梭。
其人其事
據言罩見茗為其藝名,意思是「我罩你的話,保證你可以見到她,陪他品個茗。」但其真名無人知曉。
不知是否為結仇太多,即便眾人都知道這兩道菜只有他做得出,但每次端出都會聲明:「這是我家人作的,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近況
內餡炒穀及特泉棺梭兩道菜皆為千萬級的名菜,只有總桶以及相關幕僚可以品嚐,所以一般小老百姓吃不到,因而激起眾怒,吃不到的眾人便將其關入大牢,要求他說出這兩道菜的作法。目前因他仍不肯透露作法,所以繼續被雞鴨中。
而原先聘用他為御用廚師的扁扁一家人,則因被懷疑知道以上兩道名菜的做法,而遭受牽連,目前正遭爸緬的壓力之中。
其他技術
據說罩見茗籃球功力高超,擅長內線抄球,連安西教練都安排他投內線。




百科/知識其實已為文學創作的一環,波赫士就在<巴比倫圖書館> 編寫了自已的百科全書,開啟近代文學/小說偽知識創作的型式,這本混合真‧知識與偽.知識為一體的書,開篇就說「宇宙,它的名字是圖書館」,身為館員的我一見之下還蠻開心的,下一步卻又猶疑了起來,還真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是假的(站在館員的立場還蠻希望他是說真的),中文小說中,張大春的「本事」也是如此,以假知識的拚湊與堆疊來取信讀者,利用百科/知識的「真理權威」外皮使讀者在不自覺的狀況相信小說家(大說謊家)之言。
基百科與其把它當百科來嚴肅的看待,不如將它視為小說的創作,有趣的是,由這些假借百科形式的創作可見百科全書屆今仍有其權威和價值存在,不論是數位時代還是傳統時代,更印証了個人覺得館員的價值是不該被數位時代的洪渫所沖走,若是會被影響,那也只是我們站得不夠穩而已~!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一期的OCLC的電子報,相當精采,找了許多專家來談Web 2.0在圖書館的影響,就選了Rick Anderson這篇「遠離冰山,把你的「圖書館之船」划進Web 2.0的環境吧!!」翻譯了一下。
快翻完時,才注意到Library Views在「Web 2.0 將把圖書館帶往那裏?」已將摘要翻完了,各位有興趣,可以參照學長的大作,以下是我的全文翻譯。



遠離冰山,把你的"圖書館之船划進Web 2.0的環境吧!!
Rick Anderson
內華達大學 圖書館 資源徵集部 主任

在過去戲劇化變遷的十年裡,沒有任何疑問的,我們圖書館員以我們最正面的意願努力工作來服務我們的讀者。如果專業是條船的話,那麼我想我們正如英雄般完美的划著它。但是我不確定我們是不是已經注意到橫亙在目前航道上的潛在危險。特別是有三個「冰山」 會對我們的將來的成功造成顯著的威脅。當所有過去資訊時代已成過去,我們很難對這些已不再有意義的慣例和態度就此鬆手。當然,我們的讀者們並不會有這類的擔心疑慮,像是Web 2.0的出現。我所見正威脅我們的前進我們的存在的冰山是下面這幾個:

I don’t think there’s any question that we librarians are working hard, with the best intentions, to serve our patrons well in a world that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 in the last decade. If the profession is a boat, then I think we’re all rowing pretty heroically. But I’m not sure we’re paying enough attention to the potential disasters that lie in our current path. In particular, there are three “icebergs” that I believe pose significant threats to our future success. All are remnants of a bygone information age, practices and attitudes that no longer make sense but which we have difficulty letting go. Our patrons have no such qualms, of course, as the emergence of Web 2.0 demonstrates. The “icebergs” that I see threatening our progress, indeed our existence, are these:

「以防萬一」式的典藏
儘管這可能聽起來像發瘋了,我們已經來到對圖書館"典藏"的中心思考存疑的時間點上。建構一個預想讀者所有的需求而廣泛收集各式資料(不包括浪費不存在的)總是很不確定,但是這曾是在資訊只能由紙本獲取時唯一合理的方法,因為這樣,要很困難、昂貴並且緩慢才能建立。但是如果他們很難找到資料而收集訊息產品這事兒已不再有意義。因為不難了。事實上傳統的典藏觀念已經完全不在適宜了。在我的圖書館裡,在過去的二年裡我們看到流通在數據上掉了55%,讓証明持續大量的「以防萬一」式典藏紙本是合理的。當Web 2.0不斷的浮現與發展,我們的讀者將會期望能檢索到所有的事-數位館藏如期刊、書、blog、podcast等等。你想他們無法擁有所有的東西嗎? 再想一下。這可是我們的大好機會啊。

The “just in case” collection
Crazy as this may sound, the time has come for us to look skeptically at the very idea of a library “collection.” Building a comprehensive collection of materials that anticipates the user’s every need (without providing wastefully where no need exists) has always been problematic, but it was an approach that made sense when information was available only in print formats, and was therefore difficult, expensive and slow to distribute. But it no longer makes sense to collect information products as if they were hard to get. They aren’t. In fact, it may no longer make sense to “collect” in the traditional sense at all. In my library, we’ve seen a 55 percent drop in circulation rates over the past twelve years, making it harder and harder to justify the continued buildup of a large “just in case” print collection. As a Web 2.0 reality continues to emerge and develop, our patrons will expect access to everything – digital collections of journals, books, blogs, podcasts, etc. You think they can’t have everything? Think again. This may be our great opportunity.

依賴使用者教育訓練
圖書館在教學上訓練不足。問問你自已你「讀者對館員」的比率是多少(在內華達大學大約是680比1),然後再問問自已你是如何受訓來面對這些讀者,我們需要專注於排除讀者與資訊間的阻礙而不是花精神在這些教學技巧上,然後他們可以花費一點點時間來和那些廢柴的搜尋介面摔角就如他們實際上閱讀與學習這些技號一樣。很明顯的,當我們夠行時,我們會幫忙和教讀者,更好的話,我們會將我們的服務也整合進去。但是如果我們的服務在沒有訓練下是無法使用的,這表示這服務是需要修正-而不是我們的讀者要修正。一鈕搞定,像是Flickr的Blog This功能,並且易於使用的程式像是Google PAGE Creator,提供了使用者為中心的使用模組。


Reliance on user education
Libraries are poorly equipped and insufficiently staffed for teaching. Ask yourself what your patron-to-librarian ratio is (at the University of Nevada it’s about 680 to 1) and then ask yourself how you’re going to train all those patrons. We need to focus our efforts not on teaching research skills but on eliminating the barriers that exist between patrons and the information they need, so they can spend as little time as possible wrestling with lousy search interfaces and as much time as possible actually reading and learning. Obviously, we’ll help and educate patrons when we can, and when they want us to, and the more we can integrate our services with local curricula, the better. But if our services can’t be used without training, then it’s the services that need to be fixed—not our patrons. One-button commands, such as Flickr’s “Blog This,” and easy-to-use programs like Google Page Creator, offer promising models for this kind of user-centric service.

「來我們這兒」式的圖書館服務
 曾有個時期,並不是很多前,當圖書館在努力些東西企圖要以這種獨占的力量來主控資訊市場。在印刷品的時代,如果你要檢索高價索引或是學術期刊,你沒有選擇地得來個圖書館之旅。這不是一個好的系統,但是有效。有這麼一點兒意思。可以這樣說,這可以運作的不錯如果你有幸地是在利用個好的圖書館。在後印刷品時代,圖書館已不再有這種獨占的力量,讀者已從網際網路上得到這種力量。在現在這個年代裡我們必需謙卑些,與其堅持讓讀者自已來,不如找些新方法來把我們的服務帶給讀者-無論是實體或是虛擬。最低限度,這代表將圖書館服務與內容置於讀者較喜歡的環境裡(像是…網路上),或是更好,整合我們的服務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像是上班、學習、或是遊玩。

The “come to us” model of library service
There was a time, not very long ago, when libraries exercised something close to monopoly power in the information marketplace. During the print era, if you wanted access to pricey indexes or a collection of scholarly journals, you had no choice but to make a trip to the library. It wasn’t a good system, but it worked. Sort of. That is to say, it worked moderately well for those privileged with access to a good library. In the post-print era, libraries no longer have the monopoly power that they had in the days before the Internet. We have to be a bit more humble in the current environment, and find new ways to bring our services to patrons rather than insisting that they come to us—whether physically or virtually. At a minimum, this means placing library services and content in the user’s preferred environment (i.e., the Web); even better, it means integrating our services into their daily patterns of work, study and play.

沒有一個專業每當在遇到劇變時丟掉到他們的核心準則與價值去迎合新時代後還能生存。然而,當專業不去承認和適應在其服務的市場根本上一些改變時,它也可能同樣是災難,。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們的專業對照前文所提,非常接近於災難的後面類型。我們需要修正我們的方向,我們也不能等待我們專業的大船先改變方向,這將會在一個圖書館裡開始發生-一艘小船-一次一點滴改變。

 No profession can survive if it throws its core principles and values overboard in response to every shift in the zeitgeist. However, it can be equally disastrous when a profession fails to acknowledge and adapt to radical, fundamental change in the marketplace it serves. At this point in time, our profession is far closer to the latter type of disaster than it is to the former. We need to shift direction, and we can’t wait for the big ship of our profession to change course first. It’s going to have to happen one library—one little boat—at a time.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