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接昨日,翻完了…



多人相信只有一個方法可以確保我們的數位遺產能被圖書館所保存,不是共同就是獨自的把所有的數位資料制作複製,就算這些都已經可以從商業網站上得到。另一個另類的想法是立保存這些資料的政策,不論這些資料實質上是在哪保存的。


管數位化的資料是不是越來越多是保存於商業的網站下,接下來的問題與圖書館員的角色有關。 圖書館員應不應該在評估和決定在這些新資訊中心的品質上繼續扮演關鍵角色呢? 而館員將來是否仍需幫助人們釐清網站的良莠? 的確,圖書館員可能仍保有這個功能。 但是一個競爭的模式好像正在發展壯大。 Amazon.com 模式就使用個人和專家小組的同儕評鑑,可以在提供品質控制功能方面代替圖書館館員。
尤其當一個人想到使用提供這種同儕評鑑/支持的網站是多麼方便,又,這些網站因為競爭的刺激下一直努力不懈時,這看起來好像特別可能。

路也漸漸變成圖書館在以往紙本館藏時代時典藏的角色。同時有紙本或是電子格式的書正愈來愈普及並且簡單到手(雖然並不完全都很便宜)。在網路上購書並送到家裡也不再是件很不尋常的事並取代了以前穿過校園到學校圖書館借書這種過程。儘管這些「亞馬遜一族」也許仍是少數而不是普羅大眾,但在今日電子快速傳送和全球收送的世界裡,這看起來很自然,我們也因此覺得直接將紙本資料可以從任何地方傳到所有的地方。然而圖書館在面對這些改變時反應卻是有夠慢。繁瑣而笨重的館際互借過程還是一樣不變。除非圖書館發展擴張能提供讀者能直接快速檢索更多的紙本資料,是全球性的、是一個mouse click的服務,要不然更多的人會付費來使用亞馬遜和Google Print的服務。

後,為了成為典藏和保存的核心,圖書館傳統上是成為社群的「問題解決者」或是參考來源。當嬰兒潮(1946-1964年代出生的人)的那些人還在學校就讀並有疑問時,他們的老師會叫他們去找當地的圖書館員。這種情況已成過去了。甚至圖書館的參考功能正面對來自網路的威脅。Google成為了最廣為人知的各類問題找答案的工具。不管是首人打賭或是回簽研究議題,Google和Google Scholar往往是他們的第一選擇。在Google之外,還有很多的資訊服務商將會對幾乎是所有問題提供專家級的答案。

多的圖書館已經提供新的網路參考服務以適應這些挑戰。但是這些新的服務能不能和這些網路上高速成長的商務服務相比較,至今仍不是很明確。經濟上的考量讓商務網站的查檢能更深入,能讓他們的服務整合更深更廣。不難去想這種,與其把需求放在當地的圖書館上,大學將會把他們的資源轉到針對其需求並為其單位客制化國家級資訊服務上。


網路不斷發展擴張,建立起廣闊的資訊中心時,必需捫心自問個問題:圖書館要在資訊網路上扮演關鍵角色嗎?如果歷史可以借鏡的話,答案是"也許吧"。是的,圖書館已適應和合併利用新的科技,過去的媒體也持續的管理著,圖書館忠誠的努力和應用著。也許在網路時代裡不再如此。圖書館有天發現自北像是每天搭電車的通勤上班族。只是因為火車時刻三十年如一日不變,不代表運氣不好的通勤上班族有天不會站錯了月台等錯了車, 不知不覺的時間表換了都不知道…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年來,尤其是這幾月以來,圖書館界再次受到網路的第二次衝擊(新世紀福音戰士?第二次衝擊??),有Google、Yahoo、M$等都在進行數位圖書館計劃、有使用者不再進館的壓力、有IR、Wifi等的新科技要學,有Library 2.0的觀念要進入,更慘的是,圖書館的中心思想有幾個人搞得懂????自蘭卡斯特以來就一直有人在問圖書館是不是該說再見了,這位Paul破鑼兄也提出他的看法。

篇文章在國外的許多的blog都有討論到,也有很多的Blogger認同,先翻部份,再去仔細思考……

PS。我承認,我翻文章都翻一半,自已都覺得不好意思。本來想全翻完再一次放上來,以免老是這樣,不過,還是不行了…還是先翻一半上來吧…


Libraries:Standing at the Wrong Platform, Waiting for the Wrong Train
圖書館:站錯月台上錯車?

By Paul B. Gandel


網址 http://www.educause.edu/ir/library/pdf/erm05610.pdf

書館在過去幾個月裡有幾個超熱門的話題,再一次的,圖書館如何在不斷變動的資訊環境裡生存這個問題又再度被提起。德州大學致力在數位化他的研究所圖書館-把書搬出去的這個公告,受到了媒體的注意,並因為媒體用「空空的圖書館」使這種印象更上了一個層次。更有甚者,Google計劃要把主要的圖書館館藏數化化,讓圖書館在不斷增長的數位化世界裡朝向淘汰的路上火上加油。

而,這種圖書館角色問題上的考量,或是圖書館於數位化世界裡被需要與否這件事,不是件新鮮事了。約三十年前,蘭卡斯特就在一篇了不起的文章「圖書館在哪裡?或是衰亡的圖書館」(Whither Libraries? or , Wither Libraries"梁董按:以諧音來命名) 提過同樣的問題。自此以後,很多文章就充訴著類似的問題了。

如馬克吐溫說的「對於我死去的報導已經誇張的不像話了」(the reports of my death have been greatly exaggerated),圖書館一直很有效率的運作而不管這種預言。最了不得的是三十年的科技在進步,圖書館卻還是維持著不動如山。是的,圖書館的空間已經結合了咖啡店和電腦,但是在今日不論任何人走進圖書館建築裡都會訝異圖書館的變化是那麼的少。

當圖書館已正面面對科技進步的浪潮時,從不說出來的假設卻還是一直存在:圖書館學的傳統價值與架構是否仍是身處在變化之海裡的錨呢? 在今天,線上目錄已發展的很完備,但是仍然以MARC的格式保存了當年卡片目錄的基本架構。館藏也已很快的發展成數位的格式,檢索數位格式的方法也隨之發展,但是在館藏、讀者之間的關係中圖書館還是扮演中介的角色。另外,圖書館依然如三十年前的方式來組織。儘管職業名稱已改變,在讀者服務與技術服務上、專業館員與半專業館員的分岐, 比之現代的靈活制度,仍是保持著如舊有的中世紀階級制度。

而,就像是完美的暴風一般,網路的入侵可警示圖書館舊有技術已大有不同。網路已影響了圖書館非常核心的部份:1、館藏 2、保存 3、參考

我們先看第一部份館藏--圖書館的心臟與靈魂。以觀察使用者資訊尋求行為來看,館藏現在是由個人、出版商與資訊使用商所建立的網站。這些網站常如資訊中心般運作,扮演了圖書員指導讀者特定或有興趣的主題資訊的角色。

多的現象是,網路上資訊的商業聚合行為已大大的減少圖書館決定採購單獨電子期刊或資料庫的彈性。愈來愈多的狀況是,能買單一期刊或題名的決策變少了,以最少的錢買以合約綁很多電子資源變多了。如Paul Kobulnicky保羅 哭不林踢在E Content裡EDUCAUSE REVIEW文章所指出的圖書館正將他們的精力放在如採購的這種「大事」上-本質上來說購買電子資料"館藏"並聚合在一起是該由其它人所做的,是件要嘛有,要嘛就沒有的事情。對大多數的圖書館,採購電子出版品卻正成為一個談判的練習,而且採購的過程已比館藏決的過程還重要了。這個服務很快的會讓圖書館輕易的成為購買的仲介商(purchasing agent)並成為非常平常的事。

果愈來愈多的館藏是被商業仲介商存放在各不同的地方遠端的"擁有"的話,管理與保存這些資料的問題就很明顯了。傳統上來說,保存人類智慧遺產是圖書館扮演的角色。(梁董按:請參照電影 「明天過後」那個抱著古騰堡聖經的那位館員)。當愈來愈多的遺產成為了數位化資料並被"私人"所擁有,當這些資訊供應者倒掉了如何確定這些資料還能流存下來不就成了個問題嗎?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進行電子報的研究,近日會到各大學圖書館的首頁流覽一下,看到台大圖書館推出了RSS服務,就我所知大學圖書館目前有使用rss的有淡江和台大,淡江是和Blog,Blog@TKU整合使用的[ News得來速] ,而台大是直接給網頁RSS FEED,然後提供訂閱。二者方法有些不太一樣,但是卻都是用在新知服務上。


台大圖書館首頁上的rss服務


淡江的News得來速上的RSS服務



大的RSS服務是與Email訂閱電子新聞進行整合,按照新聞的不同而給予不同的Feed,這和淡江進入Blog「新知得來速」後是很像的,每個都有各自分類的Feed。換言之,台大可以讓你選擇是用Mail的方式來得知新知,或是用rss的,淡江也是可以,於blog的右下方可以選擇以Email得到訊息。

台大可以以分類來選擇你要的資訊的RSS(失效的頗多…)


也可以選擇mail的方式來得到資訊



淡江同樣也可以以mail方式來得到資訊。




都和之前的研究相符,雖然rss很好用,但是使用者到底有多少? 以目前的狀況,二者並行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試用了台大的rss,很多的連結是失效的,後來以全部列表,只有前十四個可以使用,而有些對應上也有問題,不知道是網頁設計上的link錯誤還是其它原因。已修正bug

江與台大近日都於圖書館首頁推出了RSS服務,雖二者呈現的方式略有不同,但是其中能提供的功能卻是類似,使用Blog為RSS發佈平台的好處為不需要再有版面編排,可以讓網頁設計人員減少Loading,而台大則和所有的網頁設計感維持一致,也是一個選擇。另外,淡江因為使用Blog,所以在與讀者上可以多些互動,有些讀者在對新的服務有意見時,會直接在迴響的地方寫出意見,而Blog平台也可以讓圖書館再進行一些Content的深度服務,而不只是一個新知的通告管道,當然,功能愈多,會遇到的問題也會愈多,像是讀者的迴響負責回應權責的問題,都是一個新技術出現時要進行磨合的時期吧

是一個開始,相信會有愈來愈多的圖書館推出RSS的服務,看樣子,Library 2.0的時代真的愈來愈近了…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剛辦完研討會,本次研討會針對圖書館的數位服務有許多介紹,也可以看出圖書館界目前火熱的議題不脫以下這幾個:IR機構典藏、OA開放存取、如何在數位時代裡保有ownership等,每場講者不論是什麼題目,都會連到這幾個議題,這次的講者的議題有幾個讓我覺得獲益良多,尤其是LOCKSS這應用P2P軟體來進行數位典藏的系統,相當有趣,以前只有在dliob稍看到別人有提到,正想再進行追下去的study時,Library Views學長已經在他的blog中做了很好的介紹了。於是乎省了一道工夫(同單位看得東西會很像,不知是好還是不好:p....),不過,今天在看Dlib時,這一篇題目也與我們的研討會有一些關係,就做了翻譯。

事實上是沒有錯,數位圖書館由以前的單純把資料數位化、到Metadata標準的制定,再到現在這些新的議題,隨著科技的進步,新的議題與科技不斷的讓圖書館得去學習…到底是誰說圖書館學很無聊的????!!!!通通學會後再和我們說吧…

What Is a Digital Library Anymore, Anyway?Beyond Search and Access in the NSDL
網址:http://www.dlib.org/dlib/november05/lagoze/11lagoze.html
D-Lib Magazine
November 2005
Volume 11 Number 11
ISSN 1082-9873
作者:Carl Lagozei, Dean B. Kraffti, Sandy Payettei, Susan Jesurogaii
iComputing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Cornell University, Ithaca, NY
{lagoze, dean, payette}@cs.cornell.edu

數位圖書館到底會成什麼樣子??由NSDL的研究與查檢來看

管有多種地不同的認定方式,我們現在正處於數位圖書館的青春期時期。 就像任何青春期一樣,有樂觀的看法也有需要考量思考的地方。

觀來自於十年的研究,發展和部署的成功。 無法避免的以下名單不是很完全, 但當然有包括Google,Handle系統,都柏林核心集,OAI-PMH(對Metadata探勘的開放存取先展計劃),OpenURL ,arXiv,Dspace ,以及LOCKSS 。這些和其他的成就, 與Web 本身結合後爆炸般地越過過去十多年的發展。使得在總統資訊技術咨詢委員會(President'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dvisory Committee)於2001年的報告中清楚地表示的"隨手查檢人類知識"的數位圖書館時代即將來到 。

要考量的地方有部份是自早期的數位圖書館工作坊裡就出現的令人傷腦筋的問題,至今也尚未有實際的解決辦法。 舉一些例子來說吧 當Handles和DOI已經成功地在圖書館和出版社裡廣泛的應用,但是如影隨形的,持久的標籤問題仍是未解決。 都柏林核心集和OAI-PMH最初的目標是希望能廣泛的被接受並能共同使用的進行資源描述。 但是metadata的品質問題損害了標準的效用。 聯合識別中介軟體(Federated identity middleware)如Shibboleth 雖開始處理授權和驗証的議題, 但是被視為"數位圖書館不可或缺"的基礎的公共密鑰基礎設施卻還是沒有發展起來。 儘管W3C語義Web( W3C's Semantic Web)已經起步,語義互操作性的聖杯還是不知所蹤。 最後, 隨著儲存在機構典藏裡不斷產出的豐富數位化資訊,我們仍然缺乏標準,發展的技術以保存這些資訊。(持續翻譯中…)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正在淡江大學圖書館研討會,以下是第一場一些來得及的紀錄,有時間後會再補完,這場是香港大學彭仁賢館長的演講…看一位美國人說中文,還妙語橫生,是個很有趣的經驗:

One Library’s Experience with the Effects of Placing Great Emphasis on Collecting Electronic Materials(大力發展電子館藏的效應:香港大學圖書館的經驗)
Tony Ferguson 彭仁賢館長 /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ibrarian and Interim Director of IT in Learning



今天的報告會有三個目標:
說明香港圖書館
第二個是有哪些電子化的資料
第三個是花了這麼大力氣在數位化後,會有什麼影響。

香港大學即要百年,1911年成立,我們常說孫中山是我們的校友,常和學生說,只要唸港大就會很有出息

因為是英國制的大學,所以目前是三年制,將來會成為四年制

圖書館的經費每年都在少,像我這麼好的館長,連續三四年都要少經費,加上經費又是一直在增高,尤其是期刊的訂閱,就像是婚姻一樣,一但結了,就得一直持續下去,除非離婚,而離婚又是一件很累的事…

這張圖可以看出來我們的經費改變相當大,我的電子期刊上有31919,有918000多本的電子日,目前卻只有編了300000本,那為什麼我們有那麼多的電子書,香港和台灣一樣,大多能閱讀中文的書,加上又需要英文的資料來做學問,所以二種電子書都可以閱讀,比之美國只能閱讀英文的話,需求更多了,我們的資料庫有517種,都是大型的。

我們館藏電子資源有30種不同形式。在電子期刊方面,只要是內容夠好,我們就會要,我們不會等到老師和我們要求,就會先訂,在港大,校長指示要成為top20 的大學,要成為top 20的大學,就必需要足以匹配的資料,所以我們會先以高標準來要求。電子書方面,包括超星等的都有,電子書方面,你只要有預算,很快的,你就可以擁有這些電子書了,而在以前得要花很多時間,而在西方,有很多善本書,不知要如何處理,在電子書的時代,如超星,他們會把書全部數位化,然後這些占體積的書都數位化了,很好處理。

在一些的電子計劃方面有十一個,包括以下:
News Clipping Online:有很多中國學者很愛做剪報,我們圖書館很討厭這些東西,目前都在進行數位化,現在台灣、香港、大陸都有在做剪報資料庫,都不錯。
China Pojects:有以下這些計劃。
香港大學的項目:
我們目前有把舊書數位化的計劃進行中,其中最受學生歡迎的是考古題資料庫Exambase,我們把以前的考古題都數位化起來,讓學生來查找,在美國是不合用的,我們現在也在進行學位論文數位化的計劃,在版權的問題上,尤其是對校友方面。
我們也同時想把多媒體資料放到網路上,版權也是個問題。

香港大學參與百萬電子書計劃:
港大提供五萬本館藏1924年以前出版的英文書,由該項目出資,在深圳的數碼中心進行數碼化。因為目前是一國二制的狀況,所以無法能直接給我們錢,但是他們願意用其它的方式來提供協助。

Electronic Services電子服務。
包括了遠端協助,chatting等,我們沒有參加OCLC的CDRS,自行提供這些服務。一般大家都認為不想到館就可以參考服務,但是我們的經驗,就算是sars時期,不知道是不是中國人的關係,學生0還是到館要求協助。

MyAlerts
你可以設定主題、期刊名等,他能push到你的email

憑書寄意
可以把錢給我們圖書館
My Library@Hand
SMS@HKUL
用在圖書館罰款上有極成功的案例,每年一般有8000元港幣罰款,每個讀者都恨電子郵件,他們直接把它放到圾垃信裡,但是用sms後,他們都會記得,我們就少了很多錢,不過,我們為了証明我們不笨,所以加倍了罰款…-____-

EZproxy能讓使用者輕鬆的在家利用圖書館電子資料庫。
RAPID 提供期刊的館際互借,利用電子化期刊24小時直接傳送合作圖書館。

資訊使用,以前和成天的分別是:
1、提供299台

這些給圖書館什麼影響:
1、經費及籌款

經費/財政的分別:

以前都是老師在選的錢,現在是因為資料庫太多太復雜,所以現在都有圖書館來統籌這些錢,來提供服務。
經費減少後,已限制大量期刊訂購,得做很多很多的研究來知道哪些期刊是重要的,數位化後反而自由愈來愈少


電子時代圖書館財政的新來源:
校外課程學員使用圖書館資源。
給電子書目。
畢業生付費使用特選電子資料庫。
和書商合作建立電子資料庫鏡像站,並可以得到一些錢/折扣

我們目前是oclc的原編提供者的第二名,因為我們流程上有進行精減化,

圖書館員比以往更忙,在電子的時代,我們要怎麼能讓我們被需要,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而以前的購書、排書上架和取書的日子已逐漸過去了,對我個人來說,這些改事情的做法和要面對將來未知的變遷,都是有意義和有價值的。港大師生一般都喜愛使用電子資源,他們不原重反

問題,如果電子期刊一直在漲價,總有一天會要「離婚」,但是離婚是得付出「贍養費」才能使用之前的資料,請問如何因應。

我不是很擔心,如果我要砍掉這個期刊,我會找到另一個方案來提供這些資料,有很多的選擇,我是很擔心像Springer這種公司倒的話會造成的影響,再一次的,這不會困擾我,
我在十五年前做了個決定,我們圖書館人不是在做買書的工作,而是在結合資源,所以我不會太擔心,雖然會對我造成困擾,但是我已經六十歲了要退休了,那會是別人的困擾(開玩笑的口吻)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信市場近日為了門號可攜服務而沸沸揚揚的,倒是3G因為門號可攜太熱門的關係變得少有人提,卻悄悄的在背後變換了。

在近日換了隻手機,門市小姐問我,要不要換隻3G手機呢??我很老人的說「手機要用來看電視做啥子…能接能打就好了」,就換了隻還蠻簡單的手機。簡單來說,雖然我沒網路不行,但是也不至於無時無刻有網路才能活,3G能帶給我的行動功能是還沒有太多需要的地方。

雖說如此在Mobile01這個3c科技玩家的討論區裡,已經有很多的人開始利用3G來無時無刻的上網連線了…
另一方面,雖說wifi無線網路已經普及,在台北你幾乎可以到處連線上網,但是因為訊號無法傳遠之故,它仍然無法讓你在高速行動時隨時連線,然而下一代的WiMax標準,將能突破這方面的限制,雖然還沒有成熟和普及,成功與否,還有很多的討論(今日新聞的討論:),但是至少,不論3G或是WiMax,可以確定的是,行動上網將是另一個趨勢。

巧得是,在看近日將辦的研討會講者ppt時,瞇到了香港大學圖書館的幾項計劃「mylib@hand」以及「SMS@HKUL」,這二個計劃都是以無線的方式提供服務,前者是利用PDA(包括palm和wince均可)以無線網路連線,整合資料庫(one-stop search)、及opac還有SDI的服務,試想一下,你進了圖書館,手持你的pda,就連上opac,然後勾選著你要的資料,正如介紹網頁說的,忘了你的小紙條和筆了,它能指示給你索書號,若和gis結合,你還可以直接用圖型來找到你的書的位置。


另一個以SMS(簡訊)的服務,則是利用手機的簡訊來進行服務,能做到:到期通知 .續借服務 .預約到館通知 .讀者借閱記錄查詢 .館藏可獲性查詢 .線上問題詢問 .費用繳付 .期刊目次通知等功能。在我非常佩服的楊繼斌學長的幾篇文章裡有很詳盡的介紹,可見「圖書館的行動服務:從赫爾辛基科技大學的經驗談起」http://www.lib.vnu.edu.tw/document/newsletter/newsletter6.pdf



雖然這種服務非常輕巧及行動化,然而,學長在文中也有提到它有它的缺點:a. 顯示器尺寸小、不一定支援彩色 b. 運算能力較差 c. 傳輸速度較慢:使用第二代行動電話網路的傳輸速度,目前從9.6Kbps到64Kbps不等。 d. 行動電話內建的瀏覽器通常只支援WML(Wireless Markup Language),有些型號的行動電話則可以支援XHTML(eXtensible 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至於PDA通常可以安裝HTML瀏覽器。等問題與缺點。但是在科技的不斷發展下,相信一定能加以克服。

圖書館在這裡能做些什麼,事實上可以做一些簡單的東西,像是設計PDA適合閱讀的專屬網頁、以簡要的資訊顯示結果,相信這不是難事。如果圖書館內已有架設無線網路,這其實是一個在現有架構上附加的一個加值服務,該不是太過困難。

要再提的是,圖書館不論在提出哪種服務時,得先思考有什麼人要用,要如何用,以PDA進行無線上網查詢來說,在大學目前有多少學生在用支援wifi的pda呢? 給了無線上網的機制,有多少人會在圖書館裡利用pda來查找opac? 還是只是玩玩skype或是看些有的沒的?? 據我所知,醫圖是很適合使用這方面的科技,醫學院實習生在找藥典時是個不錯的小抄呢……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淡江即將舉辦研討會「2005圖書館管理研討會:探索圖書資訊虛實服務的平衡點」http://163.13.32.107/2005conference.htm,議程也已出來,近日針對了講者開始做些功課,第一場的講者是香港大學圖書館的館長Tony Ferguson,他同時在AGAINST THE GRAIN(http://www.against-the-grain.com/)裡有個專欄. 今天看了篇他的專欄,題目是「It's the Web , Stupid」 (這就是網路啊!笨東西),光看題名就能想像文字該有趣輕鬆,看了看言也有物,蠻期待他的演講呢…!!!


以下是我翻的他的簡介:
Tony Ferguson, 香港大學圖書館館長
Tony Ferguson至香港大學服務已有四年時間,之前曾於哥倫比亞大學任職達十六年,並統籌館藏發展事務。更早之前則任職過德州A&M 和Brigham Young大學圖書館。Tony擁有哥倫比亞教師學院的教育學博士學位,專長於學術管理與比較教育方面。他同時有政治學和圖書館學碩士背景。於圖書館學議題上有著豐富的著作與演說,特別是圖書館方面的數位資訊與服務,目前在Against the Grain有固定專欄。

翻譯如下:

It's the Web , Stupid by Tony Ferguson

出處:http://www.against-the-grain.com/v%5B1%5D.17_3Backtalk.pdf

I am frequently fond of reminding myself and others, as stated by the now nearly forgotten American Vice President Al Gore, “It’s the Web, stupid.” That is, in our context, librarians don’t get carried away thinking that you library defines the informational world of your user community. Whereas in the dark, dim, past (i.e., 40 years ago when I was an undergraduate) a student’s information world might have been defined by two feet of paperbacks they owned, the few books they could borrow from their teachers and classmates,and mainly what was in their institution’s library, today’s student is just a few keystrokes away from millions of pages of information freely available on the Web.

經常喜歡提醒我自己和其它人,現在快被人遺忘的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所說的「這是網路!笨東西!!」。這句話在我們的思惟裡,圖書館員並沒有去認真的思考你的圖書館如何對你的使用者來定義這個目前的資訊世界。在以前那個黑暗深沉的過去(就像四十年前我還是個研究生時),一個學生的資訊世界可是只是他們有的平裝本、或他們從他們老師和同學和機構的圖書館能借到的書,今日的學生只要按下幾個按鍵,就在網路上免費的找到數以萬計的資料。

A different implication of the “it’s the Web,stupid” way of thinking is that unless your students and faculty can get to your library’s digital resources via the open Web, they are all invisible. Since most of us are spending millions of dollars on this invisible content, this observation is a damning indictment of all of our efforts. To counter this vision of reality, some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als have decided that we need to put library content out on the Web for their students to find. They put their content, together with typical librarian generated metadata (sounds more scientific than personal and corporate author, title and subject headings), out on the Web and get the major search engines to harvest it and hope the readers will take the bait and get turned back toward the library. The major example of this is Open First Search. OCLC has identified a huge selection of the most commonly held library books and put information about these books out on the Web to be harvested by Google and Yahoo. Statistics for this program, Open First Search, demonstrate that thousands of Web searchers looking for quick answers are clicking on this information about library books along with the 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items that they can click on after putting their subject in the search box. Time will tell whether this is truly a successful effort. The question is, will Web readers be happy to learn about a book and then take the time to go to their local library — or will they simply click to the next source that provides instant full text to be read and used?

一個”這是網路啊,笨蛋”不同的意涵可以闡釋為除非你們的學生和工作人員能由園放的網路上取得你們圖書館的資源,要不然他們是全部不會出現的。自從大部份的我們花了一大堆的錢在這些看不見的資料上,這種現象就像成了詛咒一樣的控訴著我們的努力。針對這種現象,一些圖書館和資訊專業人員決水我們需要把圖書館的資料拿出來放在網路上讓這些學生來查找。他們把他們的內容資料,以典型的館員通用的metadataln 以群聚資料(這樣聽起來比用作者、題名和主題標目要來得科學吧)放在網路上,並讓大型的搜尋引擎來探勘到他們,希望讀者能就這樣吞下餌並乖乖的回到圖書館的懷抱。最明顯的例子是Open First Sersh。OCLC把很多圖書館館藏的資訊都放在網路上,並讓Google和Yahoo進行探戡。對這個計劃做了統計, Open First Search計劃,証明了數以千計的網路上查找資訊的人是尋求一個只要把他們想要的主題key到他們的搜尋列並點一下,然後又快又多答案的項目/書本就能出現。時間會証明這是不是成功的努力。問題是,網路上的讀者真的會快樂的從這些書裡學習並起身到附近的圖書館嗎?或是他們只要簡單的點一下找另一個資源,真能立即提供全文能讓他們閱讀和使用的?

Another twist to the “it’s the Web, stupid”way of thinking is the thought that since a shared consortial catalogue can be accessed by the Web,local OPAC’s can be trimmed down in size or perhaps even done away with. For example, if the shared catalogue allows author, title, subject and key word access, why should every individual library have and pay for its own OPAC? Similarly, if all members of the consortia can enter serials and monographic acquisitions information, or circulation data, on the shared catalogue, why should all the member libraries of the consortium maintain and pay for their own catalogues? Some might answer this question by simply noting that local practices differ so widely that each library would want their own catalogue. Yet many systems allow branch libraries to maintain differing practices and in any event — how much is such freedom worth?

一個”這是網路啊,笨東西」的腦力激盪是自從在網路上分享的聯合目錄能提供查檢以來,當地的公用目錄系統就該可以進行縮小規模或是乾脆廢除算了。舉例來說,如果分享的目錄能以作者、題名、主題和關鍵字來查尋,為什麼每個圖書館還要付費來買他們自已的公用目錄系統?簡單些說好了,如果所有的聯合目錄的成員可以在共用的目錄裡輸入主題性徵集的資料,或是流通資料,為什麼所有的圖書館成員要為了維護並且為了他們擁有的目錄而付錢? 有些人可能很輕易的回答說因地方各有不同,所以他們需要他們自已的目錄。但是很多系統也是用在不同地方的分館裡-這種自由是要付出多少代價呢?
續~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xxc兄近日翻譯了一篇「Google違反著作權了嗎?(美國作家工會控訴Google案件剖析)」by Peter Suber(http://www.xxc.idv.tw/mt/archives/xxc/002493.html)
作者論調精譬,xxc兄翻譯也極好。極度推薦一讀,也對XXC兄翻譯辛勞致意…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當兵時的我是當教育班長,有看過「報告班長」嗎?我就是演x宗華的角色,這個兵種是很特殊的兵種,士官而已,值星時卻能管一百五十個新兵,其權力之大,可以叫阿兵哥臥倒就臥倒,趴下就趴下,手舉起來舉著達一個多小時不放下,這些我………我的同梯都做過(我沒有喔,是我同梯做的喔,我是號稱通情達理梁班長)。

果您還是新兵,在新訓單位時,是不能抽煙的,不要問我什麼,就像阿兵哥在新訓時會客我們會要求他們不準和女友牽手抱小孩。他們也會問我為什麼,總不能說「是營長/學長說的,我也不知道」,被問久問煩了,各種答案都出現過,有「部隊陽氣重,不能沾陰氣會衝到」,這對”看起來”教育程度好的大專兵沒用,有「不成體統」一說,但現在…大學上課時都有親來親去的狀況了(上周才遇到,真想叫他們”趴下”!!),只牽手的真的是活在瓊瑤時代的人才會在意…經過了很久,我用了:「因為有損國軍鐵漢形象」這個說起來連我都會臉紅的詞句來逃避每梯的為什麼,怪的是這些菜鳥們還蠻能接受,每次說時,底下都是頻頻點頭,履試不爽,怪了,你們才剛當兵二周,就都覺得自已是鐵漢了,所以不能丟鐵漢的臉是吧,好吧,各位鐵漢,我服了!!

個時候最大的嗜好就是捉新兵抽煙,個人不是那種極端的反菸份子,只是很單純的喜歡玩捉迷藏而已。事實上我還蠻同情有癮的人,稍稍站在他們的角度想一下,抽煙抽了七八年,這個月連碰都不能碰,,多痛苦啊,偏偏該死的班長一下課人手一支在傷口上灑鹽,自然地,出現了千奇百怪的招數也不足為奇,在藏菸方面,有把菸放在書裡夾著,有放在床板的隙縫裡,有藏在馬桶的水箱裡(用蠟封起來,強吧),放在鋼盔裡小帽裡。躲著抽菸也是門學問,高手會躲在頂樓抽,視野好,班長一來,很遠就能看到,煙一彈來個毀屍滅跡不認帳………也沒用,你身上的煙味早就出賣了你,三不五時我就得像捉偷情老公的老婆一般,聞著他們的臉,含情脈脈的說:「你就招了吧…七星我還聞不出來?」。 手段最低的就是躲在廁所抽,小小的空間裡,一口就讓你沾滿煙味,躲也躲不了,連帶陪你上廁所的都會倒大楣,不說您也許不知道,當兵時我才了解,有人不抽大不出來!!這是貨真價實的事,便祕了快十天的阿兵哥,我了他支煙,五分鐘內煙到便除……
這都是當兵時的事了,原以為這種事只能回憶,並拿來當笑話講講,卻沒想到,最近在圖書館上班,竟又有相似的經驗。

是上周有個讀者就是之前所提的「一日不抽一日不大」的標準案例,館員姐姐很難理解怎麼會有這種事,但是在在下當兵時,這種人是很多的,和姐姐溝通,我們得多些同理心勸導,對讀者方面得說明圖書館館內抽菸主要是會影響到不抽菸的讀者,並且圖書館是密閉的空間,菸味不易散,請讀者諸公體諒則箇云云…

日某下午的三點半,肚子發出了一些訊號,告知我的腦說該去廁所巡視一下,當快結束時,突然聽見了那種識曾相識、想偷偷摸摸找個地方來一根的腳步聲匆匆從門外而來,一下子勾起我當兵時的回憶,果不其然,拉不開我的小板門後,如我所料的他選了隔壁的門,有坐式馬桶的那一間,抽菸站著和坐著抽就是感覺不同,坐著才享受嘛,一切就像我當班長時的重演,熟悉的打火機聲,隔壁裊裊升起的煙霧,一聲滿足的嘆息…不同的是那是我年輕時的事了。

著一種莫名的笑意,敲門後把讀者抽煙帶上沒鎖的門輕輕拉開,一個年輕人帶著做錯的事被捉到的臉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正如多年前,我探頭到阿兵哥那間,他們驚恐表情一般,不同的是,我的面孔不再兇狠,「同學,要抽到外面抽嘛…」取代了「x的你們給我滾出來!!」,那股對照之前與現在的矛盾與感觸,讓我的聲音多了幾分笑意「…是七星是吧…」

情,好了起來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幾天館內在推出Blog的服務,系統的建立在LibraryViews學長的努力之下,比之自已之前能想到的還能做更多,包括統計分析都一一能做到,這能增加對使用者的了解,能使Blog的服務上更精準的對上該對上的人,相當有趣。

最近也有討論到,會使用Blog的人雖然不算少了,但會用RSS的人真的還是在少數,周一時至大學部對圖書館科系的學生講RSS、Blog及Firefox三個的應用時,有稍微調查了一下,一班60人,在逾半數的人有用過無名小站等個人Blog中,僅有5人會使用RSS來訂閱資訊,這也符合了LibraryViews所閱讀到的文獻資料http://libraryviews.blogsome.com/2005/11/01/187/,比例雖有比5%高些,約有9%,但是圖書館科系該有較高的敏感度(or not?),這數據還蠻合理的。

過討論後,我們都認為要讓使用者能利用Blog或是說更進一步的利用RSS能帶給他們好處,還是有段相當的路要走,至於宣傳/行銷與教育讀者這又是一個階段了。

是這幾天就在行銷上進行了些動作,先要連絡校內刊物的實習記者來採訪新服務使用者的心得,再擬新聞稿,希望能擠上一個比較大的版面,當中聯絡上有些順利有些不順利,但是在與人的溝通上,本來就不是能一開始就很順利,好在都一一解釋後,目前看來是個還可以接受的結果(希望能上稿啊),在推廣教育上看能不能對學生規劃一連串的rss的使用教學課程,讓他們能更早接受。正在思考該如何去做的同時,今天在See Also...上看到了這篇Marketing the Weblog by Jill S. Stover,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這是由Jill Stover這個維吉尼亞普通健康(Commonwealth該為州才是 亂翻一下...)大學的館員所寫,她的Blog著重於圖書館行銷上

認為要在行銷Weblog時要先確立你的對象(Audience)、然後是産品(Product)、代價(Price)、定位(Place)、和推廣(Promotion)。
對於對象方面:
文中引用了Setch Godin「所有的行銷者都是騙子」一書中所提的「行銷是傳播想法,而不是販售」

產品方面
●你的Blog的特殊點在哪?你blog針對的目標的需求在哪?
參考American Marketing Association(http://www.marketingpower.com/)網站
●要分出哪些主題是你的對象有興趣閱讀並能樂在其中?
RSS Feeds at UIUC Library (http://www.library.uiuc.edu/blog/)的分段就可以參考。

代價(Price)方面:
不是指錢,而是指時間,指你blog的對象也是要有投資時間,Blog的內容是否值得你的讀者投資時間?

定位(Place)
要利用你的RSS Feed
舉了Lansing Public Library Public toolbar所製作的工具列為例,就直接整合RSS於其中。

推廣方面(Promotion)
最後再進行,理想上如果你都有按照上面的一步一步的進行,那推廣該不成問題。與你的讀者一起參與  互動,讓他們評論,讓他們發表意見,讓你的同仁一起參與(要早些,產生出熱情)
●聚集一些有興趣於某些主題的同仁和學生,組成一個小組的Blog。
文中還提到,當這些讀者在評論寫作時,要是出現不適當的文字時,以官方網誌的角色刪除會不會違反  「憲法第一修正案」?
答案:別忘了你的律師,在寫作及引用政策上要明訂以避免這類爭議。


然如果都按照這上面「理想」的一步一步走,加上用心的經營,該blog該會有不錯的成效,然而,這需要時間和大量的投入,才能有好的成效,建立了blog@lib只是一個開端,後面的才是要付出的。另一方也有愈來愈多的Blog因為Content或是其它原不斷在倒下,也是值得警惕。

arshl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